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16)【作者:林少暴君】
【末日中的母子】(16)【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感染与治疗(下)

  接下来还有两章纯肉戏,别着急哟。

  对了,你们能不能接受主角的后宫之间互相乱搞呢?

  意思就是…主角的所有女人,在主角分身乏术,只能在一个时间满足一两个女人的时候,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搞百合。

  当然,全都是主角的后宫在一起互相搞,不会有其他男性角色加入。

  这样的剧情,可以接受么?

           ————————————

  满是丧尸的街道上,一辆双层大巴车已经侧翻倒在了地上。四周的丧尸纷纷围了上来,在乘客们惊恐的叫喊声中,闻着活人的气味从被打破的挡风玻璃钻入车内。

  这辆大巴车虽然有两层,但只有第一层装载了幸存者,第二层是空着的。在撤离的时候部队下了命令,为了能够在遇到突发状况时迅速撤离,第二层就不用载人,否则到了弃车的时候会拖慢速度,只要第一层的人能够快速离开就好。
  但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即便第二层也载满了人,不过是给丧尸们多添一些新鲜的血肉罢了。手无寸铁的幸存者们在丧尸面前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而在这辆大巴的旁边,一栋八层楼高的商住楼并没有受到丧尸们的关注。然而就在二楼的阳台上,在这样的末日中上演着一场极为荒唐又淫靡的一幕。
  我,一个XXX岁的小男孩,此时此刻正被自己的大姨压在了身下,她那火热的嘴唇吻住了我,滑嫩的舌头毫无技巧完全是凭着本能伸进我的嘴中。而且在亲吻的同时,大姨身上散发着成熟诱人的气味,仿佛实质一般进入了我的鼻腔,又渗透进心肺让我乱了神。

  没错,我确实懵了,就像十几天前,妈妈第一次将我逆推时那样。

  「唔…呜呜…大姨…你…」我的嘴巴被大姨堵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呼…咕叽咕叽…啾…吧唧…」大姨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丰满成熟的身体继续压在我的身上,在激吻的同时,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的鸡鸡,并且搓揉了起来。

  这时,同样被原始欲望驱使着,满脑子都只有纯粹淫欲的二姨终于走到我和大姨身旁。她的一双美眸中充满了兴奋,仿佛是吃了强烈春药一般,浑身都蒙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使原本就光滑白嫩的肌肤更多了一份娇媚的感觉。

  二姨此时完全和全裸没什么区别,两颗分量不小的奶子不作任何遮掩,在走过来的时候还产生一阵阵的乳摇。

  平坦嫩滑的小腹下方,只有一条黑色丁字裤遮住最后的私处。而那双极其养眼的大长美腿,则是穿着脏兮兮的黑色丝袜。

  不过,即便丝袜已经被灰尘弄脏,但却丝毫不影响二姨的美丽。

  正在大姨对我的口腔发起攻势时,二姨居然在旁边将大姨一把推开!紧接着,娇艳的檀口微微启开,吐出满含情欲的香气,又与我吻在了一起。

  大姨刚刚全身心都投入到与我接吻中,毫无防备之下被二姨一推,直接倒在了旁边。

  她原本正沉浸在与我接吻的愉悦中,却被二姨抢了去,但她却没有抢回来,而是拖着嘴边的口水丝线,双手并用来扒掉我的裤子。

  「唔…咕唧咕唧…吧唧…」二姨与我接吻时发出了很明显的口水声。

  二姨的舌头和妈妈与大姨的比起来没有很大的区别,同样都是软滑水嫩,但二姨在舌头上的技巧却显然比她的姐妹强很多。一条滑腻的丁香软舌在我的口腔内肆意搅拌,与我的舌头互相纠缠,并且不断挑逗。

  此时,大姨已经将我的裤子连带着内裤褪至膝盖,我的鸡鸡就这样暴露在了淫兽大姨的眼中。

  「大姐…二姐…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终于,被这一幕造成巨大冲击的妈妈喊出声来。她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双眼瞪的浑圆,这一切对她来说简直如同荒唐的梦境。

  身为家中长姐的大姨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得,变成了一个满脑子都只剩下淫欲,想着要快点发泄,就好像不发泄出来就会死一样。

  「肥燕子…好妹妹…大姐…真是…对不起你…我真的…真的…忍不住啊…」大姨双眼已经迷离了神智,完全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仿佛喝醉了酒一般。她看着我妈妈一脸震惊的表情,居然还笑了出来,接着伸手按在了我的鸡鸡上,开始抚弄。

  自从与我建立乱伦关系之后,妈妈已经将我当做了灵魂与肉体的伴侣,但此时我却被她的两个姐姐压在身下尽情侵犯着。

  「啊…好妹妹…你就…原谅…姐姐吧…」大姨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却极有渗透力,能够穿过身体直接进入人的心中。她注意到了自己妹妹震惊的表情,竟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散发着一种异常妖艳的气息,表情淫荡地用手捏住了我的鸡鸡。

  当大姨软若无骨的温暖手掌握住我鸡鸡的那一刻,正在被二姨强吻的我下意识地缩了缩双腿。

  「大姐!二姐!快停下啊!他可是我儿子,是你们的外甥啊!」妈妈已经被现实冲昏了头,说着,直接大步冲了过来。

  然而,大姨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妈妈停下了脚步。

  「唔…肥燕子…姐姐我…当然…也知道啊…但是…我们家…就只有…小君一个…男性…」大姨喘息着说道。而且还在我和二姨的口水声中显得不是很明显,又有街道上丧尸们的咆哮声干扰,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听力也经过强化,一时间还有点听不清楚。

  「大姐,你什么意思!?」妈妈站在一旁,既震惊又不解地问。

  大姨用三根手指捏住我的鸡鸡,向上轻轻地拉扯,又伸出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卵蛋,并对我妈妈说:「刚才不是都说了嘛~ 虽然你的乳汁能帮我和小玉清理体内的病毒…但是…如果接下来我们在五个小时内…没有与一位男人性交…吸收精液的话…就会衰竭而死…」

  「而且…必须是一位和我们有血缘关系的男性…但我们这一家…除了你有结婚生子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男性…就…只好…有劳小君了…」

  大姨说着,眼睛一直盯着我胯下的鸡鸡,红红的嘴唇在吐息的同时,竟然还流出了唾液。

  紧接着,大姨终于低头含住了我的鸡鸡,舌头一下子就抵在了上面。

  妈妈在旁边目睹着一切,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复杂而又激烈的情绪在心中交织。

  我此时正被自己的两位姨妈尽情侵犯着,按理来说我应该竭力的反抗,更何况妈妈正在旁边看着。

  但是,二姨身上散发的气味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我的思维都迟缓了下来。而且二姨的唾液就像是掺了蜜一般甜美。在激吻时,她从鼻腔中喷出的吐息吹在我的脸上,居然让我有着一种兴奋的感觉。

  「唔…妈妈…妈妈…」我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任由两位姨妈肆意妄为,嘴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

  妈妈眼神痛苦地走了过来,她看着自己正在被两位姐姐侵犯的儿子,却不能够阻止,否则就会害得自己的姐姐们死掉。

  她跪坐在我头边上,思绪一片混乱,最终握住了我的手,几乎是要哭出来似得,对我说道:「小君…忍耐一下…这…这都是为了救她们…」

  忍耐?妈妈说让我忍耐?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好像也不是什么痛苦的事情。

  大姨现在正含着我的鸡鸡,像是舔冰棍一样,含在嘴里不停地用舌头舔刮着。虽然毫无技巧可言,但由于妈妈就在旁边看着,让我感觉到一种格外的刺激。
  而就在刚刚,我还因为妈妈被大姨二姨吸奶吸的娇喘连连而感到生气,可是现在,我却在二姨与大姨的挑逗玩弄下,心中产生了兴奋感。

  二姨在强吻了半天之后,终于因为喘不过气而与我分开。她的脸红扑扑的,非常美丽,而且一双眼睛也以一种纯粹的欲望看着我。

  老实说,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反抗。两位极品美熟女如同发了情的母兽一样来逆推自己,这种好事落到自己头上,估计是做梦都要笑醒。

  而唯一会让人犹豫的地方就是这两位美熟女是自己母亲的姐姐,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但在她们二人的诱惑力之下,完全可以被抛之脑后。

  又白又大的柔软奶子,既挺翘又有弹性的雪白屁股,全身光滑洁白的肌肤;一个是拥有超模身材,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的长腿美熟女;一个是充满了成熟诱人气息,有着丰乳肥臀的诱惑身材,长得温柔典雅,现在却露出一副淫荡欠肏模样的丰腴美妇。

  这两位,随便挑一个都是平日里万人追捧的绝色美人。此时,却像是最饥渴的欲女一般,想要获得我的精液。

  二姨骑在我的身上,双手抓住自己的黑色丁字裤,用力撕扯成了碎片,随手扔到阳台外面。

  残破的碎片往下飘落,在半空中时,被一阵微风吹走,又划出了飘忽的轨迹,最后竟然落在了一个丧尸的头上。

  这个丧尸本能地抬头,在它浑浊无光的眼睛里,倒映出了即便是在末日中也称得上荒唐的画面。

  二姨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全裸了,浑身上下除了黑色之外没有任何的布料,赤裸的私处紧贴在我的肚子上,两片诱人的粉色阴唇正闭合着,但却从缝隙里往外渗出淫水,甚至将我的衣服都打湿了一大片。

  「啊…啊哈…小君…二姨的下面…好难受啊…你就…帮帮…二姨吧…」二姨从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手向自己的屁股后面探去,摸到了正在埋头吮吸鸡鸡的大姨。

  「大…大姐…让开…小君的鸡巴…是我的…」二姨这时已经被体内躁动的欲火折磨的几乎要发疯了,更何况在体内病毒的影响下,理智一开始就已经消失。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一副优雅姿态的二姨,居然说出了鸡巴这个粗俗的词。

  妈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宛如一个欠肏的婊子模样,心中真是难受的如同刀割一样。

  「呼…呼哧…唔唔…吧唧吧唧…」大姨一脸饥渴的模样含着我的鸡鸡,舌头又在龟头上舔了一圈,才依依不舍的吐了出来。对二姨娇笑一声,说道:「真骚啊…你的屄里…肯定都湿透了吧…呵呵呵呵…想都别想…这根鸡巴是我的…」
  大姨说着,眼中充满了疯狂,竟然趁着二姨坐在我的肚子上背对着她,还没来得及转过身的时候,直接从后面抱住了二姨。

  「大姐…你…」二姨没来得及多说些什么,胸前的两颗雪白大奶子就被大姨抓住,左手右手各一个。

  二姨坐在我的肚皮上,双腿大开着,阴户直冲冲地对着我,我都能直接看清楚二姨的屄缝是怎么往外流淫水的。而大姨却坐在二姨的身后,紧贴着,胸前的豪乳挤压在二姨的后背上,甚至都挤压成了扁圆状。

  大姨用腿稍微支撑着身子,没有完全坐下来,因此,我那已经充血勃起的鸡巴并没有进入到大姨淫水泛滥的肉屄里,而是顶在她的阴唇上,没有再往里面深入。

  「大…大姐…啊…你的手…捏着我的奶子…捏的我…好舒服啊…」二姨竟然在大姨的抓捏揉弄之下,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叫喊声,浪穴里又往外冒出一股淫水。
  妈妈跪坐在我的头边上,依然握住我的手,但她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两个姐姐的肉体。

  「妈妈…」我强忍着体内已经要爆表的性欲冲动,歪过头来看了一眼妈妈。她刚才那副震惊悲伤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看得入迷的表情,并且还在吞咽口水,仿佛是在渴望一样。

  大姨也注意到了我妈妈的眼神,她那充满情欲的表情妩媚一笑,仿佛是在勾引一般,对我妈妈说道:「小情,你也想来摸姐姐的奶子吗?」

  嘴上一边说着,手上也没闲着。大姨双手捏住二姨的巨乳,紧紧抓着,在我和妈妈的注视下用力搓揉了起来,仿佛是在搓面团一般。

  随着大姨的搓揉,骑在我身上的二姨由美妙嗓子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勾人魂魄的娇喘呻吟,为这淫荡的场景增添了不少香艳意味。

  「大姐…你…你好会揉啊…啊…太舒服了…」二姨骑在我身上淫荡地说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摇动,使自己的阴唇和阴蒂在我的肚子上摩擦。

  「那是当然…我也是女人…当然知道…怎么揉最舒服…」大姨同样娇喘不已,只是没那么大声。她一边揉着自己妹妹的奶子,一边对另一个妹妹,也就是我妈妈说道:「小情…过来…揉一揉吧…不用装了…我都知道…你肯定…想揉的…」
  「我…我…」妈妈吞咽着口水,双颊浮现出红晕,目睹了这刺激的一幕,身体下方的私处竟然也产生了瘙痒的感觉。

  就在刚刚,她还在因为自己的儿子就要被自己的两个姐姐给逆推而感到震惊与难过呢。

  二姨一边被自己的大姐用力掐捏奶子,一边摆动身体让自己的阴唇更加激烈的摩擦着我的身体。当她听到自己身后大姐所说的话时,居然在淫荡的神情中露出了一副开心的笑容,对我妈妈说道:「小情…想摸的话…就…摸吧…姐姐的奶子…你们…都可以…随便摸…大姐也是…小君也是…你也是…都可以…」

  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咕噜」地一声咽了口吐沫,不仅仅因为二姨所说的话,更因为她这一身超模级别的胴体。

  妈妈完全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按在了二姨的胸脯上。一时间,柔软、弹性、滑腻、细嫩、各种各样的感觉由手掌传来。

  「怎…啊…嘤…么样…姐姐的…奶子…嗯…是…啊…是不是…摸起来…嗯…呀…很舒服…」二姨在大姨的抚摸之下,娇喘连连。

  妈妈颤抖着手,点了点头。但是下一秒,却又立即摇头否认,一脸如同身处于噩梦中的恐慌模样:「不!不是的!我只喜欢小君!我…我不可能喜欢这个…我…我是女人…我怎么可能…喜欢姐姐的…身体…」

  大姨听到妈妈这一番惊慌失措的言语,竟然笑了出来:「噗嗤…哈哈哈哈…笨蛋…难道你还没发现么?」

  妈妈眼中充满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二姨身后的大姨。

  大姨另一只手松开二姨的奶子,伸到自己的身下,握住我的鸡巴,让龟头准确无误地顶在自己的肥穴屄口,然后才对我妈妈缓缓说道:「傻妹妹…只要是成为C3病毒宿主的人…都会对自己的血亲有不可消除的性冲动与爱意……换句话说…就是想要和自己的家人做爱…无论如何也消除不掉…而且必须是有血缘关系的…」

  「如果是男性…就会对自己的女性血亲产生性冲动…直系血亲之间最强烈…其次是旁系…」大姨说着,轻轻地晃动身体,让自己的屄口与我的龟头摩擦。流出来的淫水滴在了我的龟头上,顺着鸡巴流到了睾丸。

  「但如果是女性…就会无论性别…对自己的血亲产生性冲动…同样…直系血亲之间最强烈…其次是旁系…」大姨说完,已经停止了晃动身体。接下来,她一只手继续揉捏着二姨的奶子,另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使我的龟头笔直地对准她的肉屄。

  「你的意思是…」妈妈好像是听明白了,满脸震惊地看着大姨。

  「没错…你之所以会和小君做爱乱伦…会对我和小玉的身体兴奋…全都是…C3病毒的作用…」大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仿佛是在享受什么的笑容,两瓣肥臀往下一沉,饥渴难耐的肥穴直接将我的鸡巴吞没了一截。

  「嘶!」我和大姨二姨整齐地吸了一口气,大姨是因为疼,我是因为爽,二姨则是因为大姨在疼痛的刺激下,条件反射地抓紧了自己的双手,但大姨的一只手还抓着二姨的奶子,这一用力,直接把二姨疼的浑身一抖。

  妈妈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己的两个姐姐露出这种模样。伸头一看,大姐和自己儿子的结合处竟然流出了几滴鲜血!

  「大姐…不会吧…你…你…居然是…处女?」妈妈捂住了自己的嘴,震惊地说。

  大姨紧皱着眉头,虽然下体有撕裂般的疼痛,但在欲望的驱使下,忍住疼,用力地将身子往下坐。

  最终,我的鸡巴彻底贯穿撕裂了大姨的处女膜,将她守护了三十五年的贞洁夺走,并且让龟头顶在大姨的肥穴深处。

  大姨抬起自己的头,扬起天鹅般的脖颈,大大地张开嘴巴,却什么也没喊出。
  最终,大姨又低下头,额头冒出几滴冷汗。

  而在体内病毒的作用下,破处的疼痛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愈发强烈明显的快感。

  「啊~ 」大姨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双手重新掐住二姨的一对巨乳,又开始搓揉了起来。

  但与刚才不同的是,大姨手上在揉捏二姨奶子的同时,下半身与屁股也在随着手上的节奏和规律缓缓摇动着,让我的鸡巴在她体内一直摩擦。

  「大…大姐…舒服么?」二姨声音软绵绵地问。在大姨双手掐揉之下,二姨虽然没有做爱,但快感却从胸部传来,如触电一般传遍身体。

  「啊…舒服…好舒服啊…」大姨的双手不停地揉着自己妹妹的乳房,肥美的处女肉穴套住我的鸡巴,里面的腟肉不停地挤压着我的龟头。并且在晃动身体的时候,两只雪白的大兔子也在二姨背后不停跳动。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果然…曾经的研究结果…没有差错…女性成为C3宿主之后…啊…嗯…唔…就会从…血亲男性…那里…获得…最强烈的…快感…啊…哈…无论尺寸…无论大小…啊…无论硬度…只要…鸡巴…插进来…啊啊…就会…让…女性宿主爽…」

  妈妈看着自己大姐一副放荡的模样,自己的私处竟然也兴奋了起来。当她感觉到一些爱液从自己的小穴流出时,竟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
  「既然大姐都说了…我会对她们的身体兴奋…都是因为什么C3的作用…那么…那么…就不是我自己的原因…所以…就没关系了…」妈妈看着自己面前尽情放纵淫欲的大姐二姐,颤抖的手逐渐稳定了下来,震惊的面孔也不再感到惊讶。
  「二姐…」妈妈看着仅仅只是被大姐揉奶子就一副陶醉模样的二姐,轻轻地唤了一声。

  「什…什么…」二姨的两粒乳头正被大姨用手指夹住搓捏着。大姨也在二姨的背后,上下起伏着丰腴成熟的身体,肥美窄紧的肉穴套住我的鸡巴,不停地吞吐、挤压、温暖与快感一并传来,让我欲罢不能。

  妈妈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二姨的两只胳膊,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吻住了她的嘴唇。

  「唔!」二姨先是短暂的惊讶了一下,紧接着就与我妈妈激吻了起来。两位极品美熟女的舌头都伸了出来,在唇外,在我的注视中激情地交织缠绕着。
  「啊…哈…二姐…」妈妈一边伸出舌头,一边含糊不清地喊着自己的姐姐。
  二姨一边被自己的大姐掐捏奶子,一边又和自己的妹妹舌吻,真是繁忙啊;她的舌头和妈妈一样,都很软嫩滑腻,两人互相对对方的舌头发起进攻,轻咬吮吸着。

  而我,一直都躺在阳台上,被大姨二姨和肆意妄为,而现在妈妈居然也加入了她们!

  我仰天躺在阳台上,大姨用她丰腴美熟女的肉屄套住我的鸡巴激烈地套弄着,我们两人都获得了不停歇的激烈快感。

  二姨浑身赤裸着,只穿着一双沾了灰尘的黑色丝袜,轻坐在我的肚子上,她的两只奶子被大姨伸出双手尽情搓揉,又张开嘴伸出舌头和我的亲生母亲舌吻。
  我的妈妈跪坐在我身旁,紧挨着我,双手却紧抓住二姨的两只胳膊。她也张开嘴伸出舌头,和自己的亲姐姐当着我和大姨的面激烈舌吻;两人的舌头在空气中不停交织、纠缠、摩擦、挤压、似乎是用尽全力地想要打败对方。

  二姨的奶子被大姨抓捏,而她自己则是伸出手,将我妈妈的衣服重新掀起,露出那对能够分泌乳汁的极品巨乳,毫不客气地抓住其中一只,使出了揉、捏、掐、拽、搓、拧、各种手法,使得妈妈在和二姨舌吻时,好几次都下意识地因为身体上的刺激而缩回舌头。

  二姨一下子就找到了可乘之机,火热的红唇直接堵了上来,想要封住我妈妈的檀口。妈妈很快就做出了对策,将刚刚缩回的舌头重新吐出来,并且重新对自己的姐姐发起反攻。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甚至我能感觉到大姨的处女血顺着我的鸡巴流到我的睾丸上,我也能看到二姨和妈妈在舌吻时流出的香津是怎么滴在我的衣服上。
  这诱人的一幕、香艳的一幕、荒唐的一幕、淫靡的一幕、都被我看着,体验着。

  甚至,我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想法。

  但是,阳台外面的街道上,几乎无穷无尽并且将附近所有建筑都给包围住的丧尸,以及还停留在原地用脚踩踏摧残车辆的丧尸巨象,从它们腐烂的身体里发出的嘶吼声在提醒着我。

  这一切,并不是梦。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