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情欲岁月】第一部 姐妹
【情欲岁月】第一部 姐妹
              (一)往事如烟

   在一栋豪华别墅里,柔软的床上睡着一位让人动心的少妇,洁白修长的双腿, 披散的秀发,睡衣下结实的双乳若隐若现。

   “啊……不要……爹………用力!”

  “哦……哦……爹………我快死了………啊………”

  床上动人的少妇猛地睁开双眼,嘴里不停地喘气。

   “怎么最近老是出现往日的情景呢?”她喃喃自语着,却止不住的心跳加速, 往日的激情是多么的刻骨铭心,多么的荡人心魄,阴户的湿润更是销魂难耐……
  激情的记忆带着她回到了少女时代。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但对她来说却是终生难忘的……

           ************

   夏天的傍晚,夕阳西下。在伦阳村的一户人家里,大女儿阿霞正在做饭,她 父亲李进则坐在里屋闭目养神,劳作了一天,的确有点累了。李进今年三十岁, 生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阿霞今年刚满十三岁,二女儿阿翠十岁,小儿子 阿明八岁。妻子三年前失踪了,他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好在他人长得强壮,干 活卖力,家道也还过得去。

   “爹,开饭啦!”阿霞在厨房里叫着。阿霞的声音很娇,充满女人味。听到 娇声,李进心动了一下,睁开眼,刚好看见女儿的侧身,只见两个娇乳随着呼吸 一挺一挺的,好像要冲破薄薄的外衣似的,不禁猛吞了几下口水:阿霞发育得好 快呀,身材真有曲线呀!

   “吃饭啦!”小女儿阿翠冲进屋来。

   李进这才回过神来,跟着笑着说:“小丫头只知道吃,你姐姐可累坏啦!”
  阿霞拿着菜出来,感激地看了一下体贴的父亲,“我不累,爹干了一天活才 累呢。”

  阿翠说:“我们以后要报答爹。”

  李进笑了下,说:“两个都是好孩子。”眼睛却只盯着阿霞的娇乳。由于天 热,阿霞香汗淋淋,两只奶头都突出来了。“好秀气的乳房啊!秀色可餐也!”
  接下来李进大献殷勤,尽往阿霞碗里夹好吃的菜。阿翠和阿明两个小孩子只 顾吃,没留意到父亲的失常,阿霞却觉得父亲最疼爱自己。

   晚饭过后,阿霞去洗碗。李进跟着进了厨房,看着阿霞洗碗的苗条背影,翘 起的臀部,不禁又吞了几口口水,大步走上前去,拿起碗洗起来。

   阿霞说:“我洗就行了。”

  李进看着女儿娇嫩的嘴唇,说:“爹一起洗。”

  阿霞嗯了声,伸手去拿碗。李进也忙伸手去拿,刚好抓住女儿柔嫩的小手, 不禁捏了一下,顺便又用手臂碰了一下娇乳。阿霞不禁涨红了脸,却没说什么。
   李进大喜,乳房好有弹性啊!但也懂得适可而止。接着继续洗碗,闻着女儿 的发香,感受着女儿的吐气如兰,心头大乐,只愿永远洗下去。

   但很快就洗完了,阿霞转身把碗放进碗箱,李进再也忍不住,从背后一把抱 住女儿,两只手揉捏起女儿的乳房来。阿霞大惊:“爹,干什么?”

  李进喘着气说:“爹只想抱你一下,疼你一下,别喊呀,别人会听到的。”
  阿霞嗯了声,想到爹疼自己,给他抱一下也是应该的。

   李进大喜,双手不停地在女儿的双乳上又摸又捏,低头狂舔女儿丰满白嫩的 脸庞,下面硬得像铁棍一样。阿霞在父亲的抚摸下,娇喘连连,脸蛋红霞片片, 粘满了父亲的口水。李进把嘴伸向女儿的嘴唇,刚要吻下去,阿霞却转开了脸, 一把推开李进,红着脸说:“爹,别这样。”

  李进急说:“爹喜欢你呀!”阿霞嗯的一声,跑出厨房。

   李进呆呆地站着,搞不懂女儿的心思,舔了一下嘴唇,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滋 味,老二硬邦邦的。“不能强来,得慢慢来……”

  接着李进也走出厨房,阿霞低着头,脸蛋红红的,不敢看父亲。李进也当作 没事发生,向孩子们说:" 你们快去洗澡吧!" 说完又把眼光瞄向阿霞的秀气胸 部。正好这时女儿抬起了头,只见她脸红红的,脸上还残存着自己的口水,口水 还粘着一些发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李进下面又冲动了一下。
   阿霞看到父亲看着自己,忙低下头,心里一跳一跳的,想到刚才的情景,全 身酥酥的,好像要融化了。

   看到女儿的表情,李进心里一喜,知道她并没怎么怪自己。

   晚上睡觉时,李进跟阿明一起睡,阿霞跟阿翠睡。当晚相安无事,但父女俩 却久久难以入眠,都在回味着。李进想着女儿的娇喘和嫩乳,打了飞机,射得好 远。阿霞想着身上的奇妙的感受,下面也不禁湿了,感觉好舒服啊,怎么办呢, 跟爹……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进总是直勾勾地看阿霞的身子,阿霞也慢慢习惯了。没 人时,李进就会抱住阿霞缠绵一番,但也仅止于抚摸和亲脸。每次要进行下一步 时,阿霞就拒绝了,搞得李进心痒难搔。

   一个燥热的晚上,李进躺在床上睡不着,满脑子阿霞娇嫩的身子,不禁爬起 来走出睡房。一出房门,就看见阿霞站在面前,脸色有点憔悴,穿着内衣,娇乳 很挺。李进一把抱住女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怎么了,想爹吗?”

  阿霞眼泪汪汪的,声音有点颤:“爹,女儿可能要死了,下面流血了。”
  李进心头狂喜,原来女儿来月经了,心想先不能跟她说明,这是好机会啊。
   于是说道:“没事的,爹看一下。”说着脱下女儿的裤子。

   阿霞大羞,转过头去。

   好漂亮的阴户啊!两片阴唇之间有条红线。李进下面硬了起来。用手轻轻摸 了摸,阿霞颤了一下。李进扳过女儿娇红的脸蛋,用嘴封住女儿的嘴,第一次跟 女儿接吻。以前都被阿霞躲开了,今天由于月经,阿霞心慌意乱忘记闪开脸了。
   李进伸出舌头撬开女儿的嘴唇,用舌头在她嘴里搅拌起来,然后大口大口的 吞着女儿香甜的口水。

   阿霞由于是初吻,感觉很奇妙,只觉得父亲的舌头在自己嘴里乱窜,而且用 力吸着自己的香舌,父女的嘴唇紧紧的胶合在一起。

   李进的手也没空着,在女儿的乳房、阴户上抚摸着。半个钟后,李进才恋恋 不舍地从女儿口中抽出舌头,一丝长长的口水丝从女儿的舌头连到自己的舌头。
   看到女儿颤动的鼻翼,心里太动,用舌头狂舔起女儿白皙的鼻子来,弄得阿 霞的鼻孔充满了父亲的口水,娇喘连连。

   在父亲的狂捏下,阿霞的乳房也变得坚挺起来。李进低下头,在女儿洁白的 乳房上连吮带咬,不一会,阿霞的双乳就粘满了父亲的口水。娇喘声中,阿霞不 自禁的往上挺了几下屁股。

   李进狂喜,没想到才几下就让女儿来了高潮。左手抓着乳房,右手摸着女儿 的阴户,嘴巴更是在女儿的香乳上忙着。偶一抬头,只见女儿媚眼如丝,吐气如 兰,呻吟声声,嘴角边口水涟涟。不能浪费香甜的口水啊!李进忙用舌头卷起女 儿嘴角边的口水,吞到肚子里去了,然后又一下吻住女儿的嘴巴,把舌头伸进女 儿的嘴里搅拌起来。

   阿霞意乱情迷,不自禁的把香舌向外伸,刚好被李进紧紧含住,并且不断地 吞下女儿的香甜口水。同时也把自己的口水往女儿嘴里送,阿霞也吞下了父亲大 量的口水。两父女疯狂的吻着,两人的嘴巴好像密封起来了。

   吞着女儿的口水,闻着女儿的处女体香,感受着胸间女儿双乳的摩擦,李进 下面的老二好像要爆炸了。好容易两张嘴巴才分开,李进又狂吻起女儿粉红的脸 蛋来,鼻子眼睛到处都不放过,直吻得阿霞飘飘欲仙,娇声吟吟:“爹…爹……哦哦……“

  突然阿霞的屁股又向上猛挺了几下,李进摸着女儿的手只感一热,心知是女 儿的淫水狂泄出来了。我要拥有阿霞,要永远拥有!李进心里狂吼着。用嘴含住 女儿的下巴,轻咬了几下。接着又下移,含住奶头,用舌头不停地挑逗女儿的乳 蒂。阿霞娇喘连连,嘴里呼出的全是热气,还未吸进几口气,李进的嘴又封了过 来……

           ************

   “该回老家去看望爹了,但最近公司的事务又好忙……哎!" 少妇轻叹一声, 重新躺下,却辗转难眠。她就是李霞,伦阳村发生的系列事情,发生的恩恩怨怨, 令她八年来,从未回去一次。

   窗外传来些许虫鸣,更显深夜的冷清。虫子莫非也在思春,也是寂寞难耐么?
                (二)回家

   李霞终于下定决心了,向下属交代好公司的事务后,她独自一个人搭车回到 了伦阳村。

   除了乡间小路变成了破烂的水泥路,岁月的风尘并没给伦阳村带来几许的变 化,一切景象仍旧是那么的熟悉,村东头的小河也仍旧寂寞的流淌着……

  李霞带着兴奋和伤感走在路上,八年了,八年没有回来了,自那年带着痛苦 和无奈走出了伦阳村。

   记忆的丝线又飘到了那年的仲夏。

   她大学毕业了,满怀喜悦地回到了家门口。可惜,迎接她的却是屋里荡出来 的阵阵呻吟声,欢乐而又销魂。那一刻,她的心像被刀猛刺了一下!“为什么?
   为什么?爹不是说只爱我一个的吗?“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落而下……
  记忆是痛苦的,李霞幽幽叹了口气,放缓脚步,转向村西走去,还是先到周 围走走再回家吧。潜意识作用下不自觉来到了村西的大榕树下,朦胧的意象中, 一个美丽的少女在榕树下被一个成年男人狂吻着。哦!那些激情甜蜜的岁月……
  那是她读高中时的事情了。每次放假回家,一学期的思念,就会让父亲急不 可待,刚见面就缠绵起来,也不怕被人看见。父亲那粗大的阳具在自己娇嫩的阴 道里狠狠地抽插,总是让自己销魂不已。

   还有那片草地,那里也留下了自己不知多少的呻吟和甜蜜……

  只记得自己躺在草地上喘气时,模糊的视线中,月亮害羞地躲进云层……
  人生的幸福是否必然带来痛苦呢?李霞无奈的苦笑。返身走向村东的小河, 河边和弟妹们玩耍的嬉笑声已经消逝在风中。

   还记得那个傍晚,光着脚丫,卷起裤脚,下河去捕虾。父亲最喜欢吃虾了, 吃了虾的父亲更有力量,可以让自己更加销魂。想到那些激情,她总会不自禁的 脸红,心里充满了甜蜜。所以每次放假回家,她最喜欢的就是来这条小河捕虾。
   而在那个傍晚,她刚下去河里就晕倒了。幸亏被村里的阿根哥看见了,把她 从河里救起来,还背她回家。

   可是阿根哥却遭到了她父亲的痛骂,说是阿根哥害她的,憨厚的阿根傻笑着 走了。到现在她都觉得阿根受委屈了,其实当时她父亲是出于焦急和嫉妒,无来 由的发火!他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哪怕是为了救她!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她不停地呕吐。第三天也是如此,她知道自己怀孕了。
   当时是既慌张又甜蜜,因为怀的是父亲的种。晚上告诉父亲时,他竟无比激 动,当场就把她抱到床上,翻云覆雨起来……

  怀孕的日子是很难受的,除了呕吐,还得避开别人的目光,不得不穿上宽松 的衣服,因为肚子慢慢大起来了。为了遮人耳目,又为了保存父女的结晶,父亲 想到了一个主意,却苦了阿根哥。可怜的阿根。想到这里,李霞仍旧感到内疚。
   那天晚上,父亲竟然叫自己去约会阿根,老实的阿根如约而来。还没跟他说 上两句话,在榕树后埋伏的父亲就跳了出来,点着阿根的鼻子,故意生气地咒骂 阿根,说阿根拐带并且侮辱了他的女儿。老实的阿根低着头,不敢吭声。而自己 则红着脸,幸亏晚上他们看不见。于是,理所当然的一个借口,自己怀的骨肉, 就推到了阿根的身上。善良的阿根,并未解释什么,其实,很多事情他是明白的, 只是他怕伤害无辜的少女,更何况这个少女,还是他一直默默暗恋的对象……
  河边的青草柔柔的,几只小虫子在青草间蹦来蹦去。岸边的小树上,小鸟儿 欢快的歌唱着,好像欢迎她归来似的。一切都生机勃勃,正如她此刻满是春意的 心情。

   记得自己为父亲生下第一个孩子时,父亲是多么的开心和自豪呀。当自己为 孩子喂奶时,父亲会调皮地跟孩子争着吮吸自己的乳房,说,女儿的奶汁,好甜, 好美……

  那是多么幸福多么甜蜜的时光呀!

            ************

   这次回来,父亲会感到惊喜吗?还是又让自己痛苦呢?她咬了咬自己娇嫩的 嘴唇,当年的负气出走,却让自己少享受了那么多甜蜜的时光。是他狠心还是我 狠心呢?或许并没有对错之分。

   “弟弟怎样了?还那么淘气吗?妹妹呢?她幸福吗?”思绪带着她回到了大 学回来的那天……

            (三)此情可待成追忆

   即使到了现在,那天的景象仍旧是让她痛心的。随着她的闯入,屋里纠缠在 一起的男女慌乱的分离开来。

   父亲光着身子,挺着曾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粗大阳具,慌乱地跪到她面前,求 她原谅。床上的妹妹惊慌而又害羞的别过自己红扑扑的脸,妹妹洁白的脖子上满 是深紫色的吻痕,那一对娇小的乳房,更是布满牙印和口水,可以想象,刚才他 们的情欲有多么的强烈……

  就在那一天,她气愤的离开了伦阳村,出于父亲的背叛或者是对妹妹的嫉妒 吧,一别八年!

   “哎,都过去了,算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从记忆中回到现实,想到马 上可以见到家人,内心又不禁兴奋起来。

   缓慢的脚步终于把她带到了家门口,一别八年,老屋倒也没有什么变化。正 要踏进门去,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喊叫:“姐,是你么?”转过脸去,只见一个提 着菜篮的丰满而又俊美的村妇惊喜地看着自己。

   “是阿翠!阿翠!”她的眼圈红了,好久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了。

   “爹,姐姐回来了!”李翠一边向屋里喊着一边热情地帮姐姐拿起旅行袋。
   “真的?”屋里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的心不禁一颤。接着看到了朝思 暮想的他,明显的他老了许多,农民的装束让在城市居住的她看来有点滑稽了。
   “爹,我回来了。”她不知自己为何说得那么平静。

   “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好像也觉察到了女儿的生疏,“先坐下 来喝口水吧。”

  “是啊!姐,我煮了糖水呀,我去拿给你喝。”李翠笑着走进厨房。

   又一次单独面对父亲,她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不知怎的,却没有梦里的那种 感觉。

   “在外还好吗?以前是爹不好……”李进嗫嚅着。

   “还好,都过去了,爹,别提了!”她坦然的笑笑,看着父亲逐渐苍老的脸 庞,逐渐明白自己的内心了。

   “嗯,那就好。你弟也出走了……”李进带着不好意思的眼神在看女儿的反 应。

   “阿明走了?为什么?”她吃了一惊。

   “因为我和阿翠住在一块……”李进把头低了下去。

   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哎,原来弟弟和自己一样。“孩子呢?”她一直记挂 着的骨肉啊。

   “哦,就快放学回来了。他们都很聪明,经常考第一名啊!”李进露出了自 豪的笑容。

   “好久没见他们两兄弟了,不知肯不肯认我这个妈?”李霞的眼圈红了。
   “肯的!他们兄弟很乖的!”李进安慰着。突然里屋传来婴儿的啼哭声,阿 翠从厨房里急急走出来,把糖水放到李霞面前,说道:“姐姐,趁热喝,我得给 孩子喂奶了。”

  李霞的心不禁又颤了一下。“孩子,有几个了?”她淡淡地问道。

   “第二个了,大的在念一年级,这个间隔了6年。”李进点起一根烟,边答 边吐着烟雾。

   “哦。我的阿钟12岁,阿天9岁,对吧?妹妹这两个叫啥名?”她继续问 着。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你妹的大女儿7岁叫家丽,这个今年生的小儿子叫 小路。”

  在李霞刚喝完糖水的时候,孩子们放学回来了。孩子们看着这个陌生的漂亮 女人,不禁睁大了好奇的眼睛。

   李霞看着自己的孩子,眼泪慢慢流了下来。

   “阿钟,阿天,快叫妈妈!”李进大声地说道。

   李钟和李天怯生生地走到李霞面前,带着害羞说了声“妈妈。”李霞再也忍 不住了,大哭着抱住他们兄弟俩。

   当晚,李进过去侧屋同孩子们睡一块。李霞和李翠两姐妹则一起睡在正房。
   窗外蛙声唧唧,淡淡的月色透过窗户洒在两姐妹的身上。

   看着李翠那丰满的身躯,李霞的记忆怎么也无法跟以前那个清纯苗条的小妹 联想起来。两姐妹一起睡到了床上,阿翠满身的香皂味道让李霞觉得有点可笑。
   “如果当年自己不离开农村,可能现在也是这种村妇状态吧!”“爸爸和妹 妹也不知在这张床上缠绵多少次了,天天睡在一起……”李霞胡思乱想着,但却 没有了往昔嫉妒加痛苦的感觉。

   “姐,你睡不着?”李翠关心地问道。

   “嗯。”李霞低声应着。

   “还怪我吗?姐,你回来就别走了,我们一起服侍爹好吗?”李翠幽幽地说 道。

   “呵,别傻了,过去那么多年了姐姐早就不怪你了。我不会再服侍爹了。”
  李霞肯定的说。人总是很奇怪的,本来回来老家的其中一大愿望就是和爹重 新旧好,但是看见他以后,却没有了感觉……

  “姐,我真的不介意你和爹在一起的,相信我呀!”李翠着急了,以为姐姐 还怪她。

   “傻丫头,姐姐明天就要走了,真的,我不要现在的爹,我心里只喜欢以前 的那个爹!”李霞开导着妹妹。

   “爹就是爹,咋会不同呢?”李翠困惑着。

   “反正我不要了!”李霞干脆地说着,她知道跟妹妹说不明白的。“八年前 你和爹是怎么好上的?”李霞岔开了话题。

   李翠的脸红了,幸亏是夜里,李霞无法看清她的脸色。

   “那个时候你在上学,爹又精力旺盛。而且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你和爹的事情 了。”

  “你知道?怎么知道的?”李霞感到奇怪,当时阿根哥为了保护自己,承认 孩子是他的,没人知道真相的。

   “有一次我上学突然来了月经,所以提前回家,却听见你和爹在屋子里…”李翠低声地说着。

   “哦,那天爹也真是的,不肯让我去上学,一定要做那个。”李霞回忆起来 了,那时候好甜蜜啊。

   “后来,你去城里读高中,我在这里读初中。初三时,你很久才回来一次, 爹很寂寞。而我那天从窗户看到你们这样,整天都有幻想。在一个燥热的晚上, 爹摸进了我房间……”李翠越说越小声了。记忆带着她来到了那个初夜。

            ************

   睡梦中的她突然感觉到呼吸困难,一下子醒了过来。模糊中,自己的嘴巴正 在被人又亲又咬的,努力一看,是爹!“爹,不要!”她挣扎着闪开嘴巴,小声 地呻吟。

   “爹和你姐也这样,别怕,很舒服的。”李进诱导着,动作却没停,嘴巴在 女儿白嫩的脸上狂吻,大手则摸着刚刚凸起的乳房,发硬的老二隔着内裤撞击着 女儿未经人事的阴户。

   初识情欲的她在父亲狂热的洗礼中投降了,任由他疯狂的发泄着。很奇怪的, 在初夜她就感受到了销魂的滋味,却没感觉到疼……特别是父亲在自己小嘴上的 狂吻,让自己感到奇妙无比,飘飘欲仙……狂乱中,自己也曾尝试着伸出舌头与 父亲纠缠,而父亲却似要把自己的舌头吞进肚子去似的,狠狠吮吸着,不肯放开……

  事后,父亲喘着热气伏在她身上睡着了。而她却心情复杂得难以入眠。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时,父亲又让她销魂了一次。起床 后,她默默地把染了处女血的草席拿去小河畔洗刷。

   往后的日子里,父亲只要在家里就会和她一起缠绵销魂。除非姐姐放假回来 了,她又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有时也会趴在窗下偷偷观看父亲和姐姐缠绵, 但每次看完,都感觉心里挺疼的,不知是吃醋还是嫉妒…………

           ************

   想起这些,李翠又开始心跳加速了。

   “哎,我还以为你们是我读大学时好上的,原来我蒙在鼓里好几年了,你们 也真是够会隐藏秘密的。”李霞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把李翠从记忆中拉回现实 来。

   “对不起呀,姐姐!”李翠有点慌了。

   李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丫头,姐姐说笑的,姐祝福你们啦!”

  “谢谢姐姐!我打算再为爹生多一个,你说好吗?”李翠感激地说。

   “好啊,我也为他生了两个呀。一个是16岁时,另一个是19岁时,幸亏 有阿根哥承认是他的种,要不就麻烦了。你们最好找人顶替呀,要不然会被人说 的。”李霞奉劝着。

   “我不怕,我就是要为爹生孩子,谁说我都不怕!”李翠坚定地说着。
   “呵呵,痴情的丫头!”李霞心里不禁佩服妹妹的勇气,“阿根哥有没回来 过?”

  “没有,听说他现在已经发达了,好像是在香港开了家大公司。”李霞应着。
   “他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

   第二天上午,李霞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伦阳村。她要让自己的儿子受最好 的教育,要他们成才,不能留在村里跟爹一样当农民。

   当她在车上回头望向逐渐远去的村庄时,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村还是那个 村,人却不是那个人了,别了…………”

  李进望着女儿远去的身影,也在自言自语着:“阿霞怎么了,对我一点意思 都没了,为什么呢?”

  他怎么也搞不懂,以前的甜蜜岁月怎么就一去不复返了……

[ 本帖最后由 风映瞳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