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凤凰·白莲·月见草】(01)【作者:startpantu9】
【凤凰·白莲·月见草】(01)【作者:startpantu9】
字数:88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哥!不好了,据线人汇报联合会的家伙三天后准备和我们开战,而且据说这次有好几个从金三角回来的佣兵!」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推开包厢的们,急冲冲的向我喊道。

  「莽滦,我和你说了很多次,遇事不要慌,冷静才能让你在绝境中找到求生的机会,你这样莽撞,真不知……哎算了,莽撞也算是你的优点吧,最起码你是四个堂口中对我最忠心的,呵!」我自嘲的笑了一下「好了,你们出去吧,三个小时后在夜莺等我。」我冲着坐在我两边的两名靓女说道。

  两人看了莽滦一眼,起来冲我行了一礼,随后出了包厢。莽滦眼神随着两名女子飘动。

  「怎么了?喜欢?」我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问道。

  莽滦慌忙摇着双手。「没有,没有。二哥的女人我怎么会喜欢,只是觉得这两个女人给我种很不好的感觉,嗯……危险,对,感觉她们很危险的样子。」莽滦一本正经的说道「哈哈」我不由的笑了起来「你这莽汉,看来上天还真是公平的,给你了莽撞的性格,却又让你有了野兽般的直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她们是我对付联合会的秘密武器。」我虚拍了下旁边的位置,示意莽滦坐下。

  「这么说二哥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联合会了?」莽滦急切的问道「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继续去牵制你的老对手就可以了,剩下的家伙让我来解决,嗯……莽滦呀,你为什么不按我说的来呢?」我不解的问道。

  莽滦的老对手——八姐。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熟女,颇有手腕,在联合会里边也是数得着的实力。为人沉稳狠辣,是我不愿意招惹的对象之一,同时也是我极力想撬动的一根梁柱,奈何我试了很多手段,效果均不太明显,即使连美男计都用上了。将我身边的心腹之一的沈斌都派了过去,可是最后的结果是我失去了这名心腹。据说最后沈斌被八姐找来十几个小太妹,每日每夜的干,一个月以后我旗下的一家夜总会门口看到了沈斌的尸体。无奈之下我唯有将手下最强的战力——莽滦,调去阻挡八姐的进攻,然后集中精力解决联合会其他的势力,值得回味的是,在莽滦和八姐大大小小摩擦了几回后,八姐的态度就变得暧昧了,没有急着来压迫我的势力,而是和莽滦打起了拉锯,只要莽滦守着这边,她就不作为,每天约莽滦喝酒,但是只要莽滦想要离开,她就会猛烈的进攻。观察了很久的我,觉得,看来八姐是看上了我的这名死忠了,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最会哄女人,长的也帅的沈斌已经变成照片挂在了我的忠义堂后边,而一身痞子气,做事没脑子,整天爆粗口的莽滦。真不知道八姐的口味呀。所以我不只一次的告诉莽滦,让她去拿下八姐,然后我们就能有一个强援了。可是莽滦对于八姐的心狠手辣甚是惊悚,晃着脑袋告诉我,不行,会被八姐找小妹榨干的……对此我也只能苦笑不已了。

  「二哥,看在我忠心耿耿的份上,能别提这件事吗?如果八姐是拿到将人捅几个透明窟窿,我早就按照二哥你说的办了,可是八姐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年,每一个敢打八姐主义的男人,无一例外都被八姐找人榨干然后丢到垃圾堆了,二哥,我宁愿自己切了也不要这样啊,所以,这件事……二哥你换别人去好不好?」莽滦哭丧着脸对我说到。

  看着一个莽汉的苦脸,我也只能摇头叹息了,让莽滦去死,他肯定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可是让他去搞定八姐……看来是没希望了。不过算了。只要把莽滦放在八姐那边,八姐就不会有动作,虽然损失了一大战力,不过也算是变相的保存实力,万一我失利了,也不失为一条退路。「莽滦,你现在回去,看紧八姐,千万不要让她参与这次的事件,否则你就等着看二哥我的尸体吧!」我严肃的对莽滦说道。

  看着我严肃的样子,莽滦拍着胸脯说道「二哥放心吧,就算是死,我也会抓着八姐脚,让她没办法去影响到二哥!」

  看着莽滦坚定的眼神,我心里一暖,二十年了,当初一起从孤儿院出来,想要一起闯天下的兄弟,如今只有莽滦一人还在我身边了,剩下的,不是在路上就倒下,就是已经站在我的对立面了,如今的联合会首座,便是我当年的三弟。
  「好了。没那么严重,你先回去吧,我要安排下一步的计划了」我端着茶杯陷入了沉思,莽滦看我的样子,知道我又想事情出神了,起来想要说什么,最后叹息了一声退出了包厢。

  诺大的包厢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喝了一口茶水,回想这十年来的风雨,当年五个兄弟正当年纪,怀揣梦想,辞别了孤儿院的院长,相互扶持,来到了这座无数人心中的成功之城——帝都。神无长处的无人,先是做一些临工维持生计,无奈天不遂人愿,一次,老五不小心将酒水洒在了一位当时颇具势力的大佬身上,被活活打死,而我们其他四人也被打得半死,丢在了路边。在路边躺了一晚,勉强相互扶持的四个兄弟,看着小五冰冷的尸体,充斥在内心的只有两个字——报仇。既然老天不让我走在阳光下,那么这条深邃的小巷就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吧。从那天开始,东城的一条酒吧街,出现了四个小混混,他们敢打敢拼,无畏无惧,慢慢的一点点的积累,使得他们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势力,附近很多的地盘被他们控制,同时一个新生的帮会诞生了——合一堂。

  经过我们兄弟多年的运营,合一堂已经成了帝都第三大势力,就在我们春风得意之际,变故发生了,帝都最大的帮会青龙会和我们开战了,本来形式没有那么严峻,一切的变故发生在了老三身上,老三偷袭了大哥,将大哥当做投名状加入了青龙帮。剩下我和老四莽滦看着老三用了两年时间干掉了青龙会的大哥,自己上位,统合其他小势力,兼并当时第二大势力闽帮,组成了现在的联合会。本来我们和莽滦以为老三只是热衷权势,可是没想到的是,老三尽然在老早之前就和日本的竹口组有联系了,想要借着竹口组称霸帝都,现在他之差最后一步了,也是最残酷的一步,消灭我和老四莽滦。同室操戈!

  我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缓步走出包厢,驾车来到一处平凡的院落,这座小院看起来平凡,实则是我秘密培养死士的场所,对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在厢房的一个衣柜里边有个暗门,我和看院子的心腹打过招呼,自行的进入了我的秘密基地——夜莺。夜莺是一个组织,存在久远,这一代的掌管便是我了。

  「二爷,您来了」一个身着高叉旗袍的熟妇向我微微行礼后体贴的帮我脱掉外边的外套,顺手挂在衣帽架上。「二爷,按照您的吩咐,凤凰已经在三层等您了」

  「你带领其他人去执行我原先布置好的计划,凤凰的任务我亲自布置,记住,成败再次一举。」我漫不经心的说道。按理如此重大的事,我不应该草草了事,不过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凤凰的计划,她们的计划是重中之重,所以,吩咐了美妇韵音后边径直来到了地下三层。

  夜莺的设计来源于十八层地狱,不过没有那么极端,只是设置了八层。每一层的训练强度都是成倍的提升,目前我的「虏王计划」的重要执行者——凤凰姐妹就是三层的实力。来到三层,看着门口的岔路,一边的标签是「死神」一边的「梦魇」。对于死士的培养我还是很看重的,所以男女不同的优劣势,我决定分开训练,所以,男性战斗,强攻级自杀式任务,所以称为「死神」而女性则利用技巧等各方面优势给予对后难以磨灭的困扰,一次成为「梦魇」

  我走向梦魇的岔路,走过一段甬道,来到富丽堂皇的大厅中。看了眼凤凰两姐妹的房间,已经来到了甲位了,看来她们不久就能进入四层了,希望她们这次顺利完成任务,这样她们才能走的更远。

  我推开房间门,屋里两位身形相仿的美女恭顺的站在中间,静静的看着到来的我,不过然我又些许震撼的是,两姐妹分别穿着白色及黑色的漆皮女王装,金发的姐姐穿着白色的,红发的妹妹则穿着黑色的。两姐妹是双胞胎,如果不是发色有区别很难有人能分清楚她们,此时两人这幅装扮到是让我略微失神。能被我选做梦魇的成员,容貌自然是不用说的。何况两人还是双胞胎,更加的让人欲罢不能,因此我在很早之前就将他们派出去渗透到联合会中。我知道老三是不近女色的。所以对于这计划不是很有底,但是凤凰姐妹不是反馈的给的信息是她们已经控制了联合会近七成的高层人愿,这到是让我没有想到。我的一向原则便是,我告诉你任务目标。至于你怎么完成,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结果。因为我相信没个成云都有自己的优劣势,我不想加以限制,所以就放任她们施为,只要你能完成我的任务就好。

  「二爷。」凤凰姐妹想我弯腰一礼。

  我点了下头,边坐在房间中间的沙发上。凤凰姐妹很自觉的陪坐在我的两边。妹妹傲挺的双峰压上了我的臂膀,而姐姐纤细的玉手则开始轻轻的抚摸这我的大腿。

  很舒服。这是我的第一感受,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梦魇的训练很大一部分是利用女性的优势来取悦男人。凤凰姐妹有如此手段,我倒一点也不例外。
  「嗯……很不错」我赞叹了一声,歪头看着姐姐身上白色的漆皮装,用手攀上了裹着肉色丝袜的美腿「你们控制联合会的手段是这样?」

  「对呀,我和姐姐两人用了些小手段,很容易就收服了那些笨男人。」妹妹邀功办的说道。

  「哈哈,不错,不亏是我看好的人,你们这次做的很好,你们怎么想到的呢?」我对于凤凰姐妹如何想到用SM方式来收服联合会高层还是比较好奇的。

  一旁的姐姐刚想说话,妹妹边抢着说道「多亏了二爷,要不是从二爷身上得到灵感,我和姐姐还想不到这方面呢,我们姐姐的技术已经完全不输给当年二爷的那个人了……」妹妹还没说完,我身上猛地爆发出了阴冷的杀气。当年摸爬滚打的我,折在我手中的人命自然不少,这种煞气不是一般人承受的,妹妹被我忽然的煞气震的惊慌失措,而姐姐急忙起身拉着妹妹跪倒我的面前「二爷。妹妹还小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二爷开恩……」两人跪在我面前瑟瑟发抖。

  良久之后,我心情缓缓的平静下来,冷冷的说道「你们从哪知道的。」妹妹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姐姐被我阴冷的眼神盯着,也如坐针毡,「教官……教官无意中说……」

  「哼」我冷冷的一哼,对着门外说道「野芝,这个教官有点多嘴……」
  「好」门外淡淡的一声回应,凤凰姐妹大惊,作为秘密训练的死士,有人潜伏在门口她们竟然没发现,两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我收起了杀气,平复下心情,淡淡的说道「野芝是八层的毕业者,和我以及那个人一样,都是八层的毕业者。」夜莺八层,当初建立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置身其中。经过严酷的训练,这么多年过去了。八层的毕业者也只有当初的三人。月见草——野芝、白莲——聂心以及我。

  「你们知道这么多年来,八层在也没有毕业者,进入八层的无疑例外,都没能完成训练,永远的留在了里边,你们知道凤凰这一称号的来历吗?」我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没等二人回答,我便自顾说道「你们不会知道的,凤凰是我的代号。」

  凤凰姐妹大惊失色,原来自己敬畏的二爷当年将自己姐妹的代号改成凤凰,现在看来根本不是简单的事情。

  「想到了?没错。我看到你们便觉得你们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所以我把你们的代号改成了凤凰。好了,不说这些了,明天就要出去执行任务了,现在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我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跪在面前的姐妹。

  姐姐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情,良久仿佛下定了决心,拉着妹妹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没有我同意私自站起来的两姐妹。我倒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对她们这样的行为有一些欣赏。

  「二爷,这次的战利品,我想要指定!」姐姐拉着妹妹的收坚定的说道「说说看」我仿佛早有预料般的说道。凤凰姐妹看着气定神闲的我,神色再次露出了挣扎,良久后坚定的说道「我们要光!」

  「光」是内部的一种形容,加入夜莺的都是一些孤儿,在加入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你是活在阴暗世界的,永世见不得光,所谓的想要光,便是脱离夜莺,回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脱离组织真的可以吗?想过后果吗?」我淡淡的说道「不,我们不想要脱离组织,不过在这次的任务中,我和妹妹领悟到了一个道理。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则可以征服男人。」姐姐目光炯炯的看着我说到「很有意思的见地,你们也知道,想要指定战利品是需要首领同意的,那么,你们准备如何说服我呢?如果能说服我,让你们得到光也未尝不可。不过你们就算得到了光真的就可以了吗?」我略显失望的说道「二爷,在决定指定的那一刻我就想到了,二爷,我和妹妹要做你的女人!然后征服你!!」姐姐大声的说道我一下子楞住了,说真的我倒是真没想到她们尽然会这样。

  「二爷,我说过,我们不是想脱离组织,成为你的女人我们还是组织中人,而且还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姐姐认真的说道。「至于如何说服您,二爷,您觉得我们为何特地在您来的时候是这幅打扮?」

  「哦?难道你们是想?」我吃惊的说道「没错。二爷,何不来试试我和妹妹的手段呢?我相信最后您会同意我们的指定的战利品的」姐姐自信的说道「不过,二爷,偶尔享受一下别样的快感也不错对吧?在说了,难道您不喜欢吗?」一边说一边抬起了穿着长靴的丝袜的美腿,踩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弯腰拉开长靴的拉链,抽出长靴里边的美脚,也许是穿的长靴太久了,我闻到了淡淡汗味,和男人不同的是,美女的汗味,会让很多人不自觉的认为没有臭味,而且相反的很容易让人接受,看着眼前汗蒸的美脚,我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姐姐嘴角露出了笑意,美脚前伸,伸到我的下巴附近,我以为她要用脚来挑我的下巴,这也是一些女王常用的招数,谁想眼前的美脚在我的鼻尖晃动了一下,随后向下,缓缓的踩在了我的茶杯之上,冒着热气的茶水被美脚盖在了杯中,就在我不明所以之际,美脚在一次抬起,这次很快的踩在了我的口鼻之间,而被茶水热气蒸湿的部位准确的盖在了我的嘴巴,脚尖则捏住了我的鼻子。

  「二爷,尝尝特地为你准备的汗蒸茶水味道如何?」姐姐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而妹妹这是也冲刚才的惊恐中回复了过来,看着姐姐的动作,很自然的绕道了房间的另一边仿佛在准备这什么。

  由于鼻子被脚趾捏住,我不由的张开嘴呼吸,吸进的气体有一股特别的味道,混合这荷尔蒙和茶水的清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二爷,味道不错吧?怎么样要不要舔一下呢?湿着的丝袜很难穿,如果二爷帮我弄干,我会很好的感谢二爷的」姐姐缓缓的诱惑道、听着姐姐的诱惑。闻着清香的汗味,我能自控的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被茶水蒸湿的丝袜。虽然经常喝茶,但是这种茶水到是第一次喝到,美女玉足伺候,又有茶水相伴,倒是让人色授予魂。片刻后,丝袜上的茶水热气已经完全进到了我的肚子里边,相伴的,我的肉棒也在裤子里边挺立了起来。姐姐松开了再踩我口鼻之间的美脚,看着有些不舍的我说到「茶水都快冷了吧?」说着便将拿下的美脚的脚尖伸进茶杯之中,搅拌了一下说道「啊,还好不是很凉,二爷,赶快喝掉吧」

  我看着被姐姐玉足搅拌过略显浑浊的茶水,有些犹豫。而姐姐则趁热打铁。「哎呀,二爷的架子就是大,喝水还得让人伺候。」之间姐姐的美脚伸到了茶杯的把手附近,灵活的脚趾夹住了茶杯,将茶杯抵到了我的面前。由于茶杯之前的水被我喝过一切所以姐姐此刻倒也不觉得很吃力。

  看着居高临下站在茶几对面的姐姐,美腿前伸,玉足夹着茶杯,双手抱胸略带蔑视的看着我。我瞬间被魅惑到了。身体前倾想要喝掉被子里边的茶水。看着痴迷的我,姐姐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在我将要接触到茶杯的时候,伸出的美腿缓缓的后缩,「哎呀,二爷您坐的太高了,这么举这茶杯真的很累,腿都酸了。」美腿后缩,同时高度也降低。我则追着茶杯,身体往前离开了作为。跟着高度的降低,跪在了茶几后边……

  看着跪在地上的我,姐姐满意的笑了一下「啊哈 .二爷,人家真是爱死你了,来吧赶快喝掉茶水吧,要不凉了会拉肚子的。

  我如奉圣旨,急忙低头开始努力的喝掉杯子中的茶水,杯中的茶水本来就不多,而我又被姐姐挑逗的口干舌燥。所以喝完杯子中的茶水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姐姐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的,将夹在趾间的杯子扔掉,顽皮的勾动这脚尖,「啊,人家的丝袜又湿了,都是刚才帮二爷试探水温的原因,二爷,您说怎么办呢?」

  「舔……我帮你舔干净」我颤抖的说道,随后也不管姐姐是否同意,伸出双手就要捧住姐姐的玉足。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妹妹已经站在我的背后,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妹妹适时的将我的双臂后拉,「咔擦」一声脆响我的上手被铐在了背后,而且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在手铐的两边连着一根金属棒。妹妹此时则拉着金属棒将我的双臂尽力的往后抬高,我的身体被迫的挺直了起来 .「咔擦」又一声脆响妹妹手中的金属棒和天花板上边的挂钩链接,我顿时成了跪在地上,上手向背后举高的奇怪姿势,别提多难受了。这样下去太难受了,我刚想站起身来缓解手臂的不是。可是妹妹就在这时踩在了我跪在地上的小腿上。

  手背被向后束缚,小腿又被一个大活人踩住,我一时半会也挣脱不开。而姐姐也趁势将脚尖伸进了我因为难受而张开的嘴里。虽然被束缚的有点难受,但美女的玉足还是能给予我足够的刺激。所以我还是专心的开始舔舐这姐姐脚上的茶水。

  忽然一个物体套在了我的脸上。是我的视线变得朦胧,而且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香味。耳边则传来妹妹调皮的声音「二爷,人家的丝袜味道怎么样呢姐姐刚才可是一直逼着人家跑步来着,现在的味道一定很棒吧?」一边在我耳边吹着气,一边轻轻的咬着我的耳朵。双重的刺激下,我下体充血,肉棒硬的不得了。而妹妹又再一次利用束缚装置将我的双腿固定在了地板上,这下我连想起来都做不到了。妹妹踱步来到我的侧面将一条腿抬到我面前,将鞋跟对着我说道「二爷,能看到人家的鞋跟吗?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吗?」我一边舔舐这姐姐的玉足,一边利用余光看了下妹妹的鞋跟,一看不要紧,我直接被吓出了冷汗,妹妹的鞋跟完全就是一把短匕首的感觉,不仅尖锐,鞋跟的前后都是锋利的刀刃,此时,锋利的刀刃正抵在我的脖子上边,我仿佛感觉到我的皮肤已经被割破了。哪怕是当年打天下的时候,我也没有被别人如此近距离的用刀抵着。

  妹妹看出了我的不适,将鞋跟放下,笑着说道「二爷真胆小,人家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哦。比如这样……」说着猛的一个高踢腿,鞋跟由下往上划过了我的身体,我顿时感到一阵寒意,随之我的衣服变被切成了两半,缓缓的滑落,此时身上仅仅穿着一天内裤,而腿高高抬起的妹妹,对我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我寒气直冒……难道她想要继续用她那锋利的鞋跟来切开我的内裤?天,如果她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我的小兄弟可就被斩首了。我惊恐的睁大眼睛,想要大喊。可是姐姐则适时的将玉足深深的插进我的嘴里,让我不能呼喊,我之能摇着头,妹妹好像很享受我的恐惧,慢慢的放低抬起的玉腿,用鞋跟拍了拍我的脸颊,「二爷,怎么样?要人家切下来吗?」我努力的摇着头。

  妹妹坏心眼的说道「啊,二爷你在说什么然家听不动,不过二爷可是英雄人物,一定对人家的这点小手段不屑一顾,那么……」妹妹趁说话转移我注意力的时候猛的挥下了拍着我脸颊的靴跟,我眼睛大睁直觉一股凉风扫过,我的内裤也滑落了下来……

  强烈的恐惧以及长时间被刺激的坚挺的肉棒在凉风扫过的瞬间达到了高潮,随着内裤的滑落。肉棒也喷射出了白灼的精液……

  本来我以为凤凰姐妹见到我如此屈辱的射精一定会轻蔑的嘲笑我,可是,姐妹两人则对视一眼,同时收回了美脚,来到我面前冲着我躬身一礼,「二爷,不要知道您是否答应我们指定的战利品?」

  我脸上妹妹的丝袜并没有被取下,我一边呼吸着妹妹的体香,一边定了定神说道「呼……准……准了」

  姐姐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阿凰,走了,去完成二爷布置下的任务吧。」姐姐招呼妹妹一起走出了房间,再关门的瞬间姐姐幽幽的声音又一次飘来「二爷,你可要再我们完成任务之前自己挣脱哦。要不我可会小看你的哦!」

  看着闭上的房门,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呵,到时要被小辈小看了,算了,正事要紧」我们身体微微紧绷,猛地用力崩断腿上的束缚,随后一个前翻,再空中用脚踢开了挂在天花板下挂钩的金属棒,再落地的瞬间双手撑地,随后安全落地。看着自己这幅模样,不由的摇头苦笑。看来自己的这点爱好还是放不下呀。算了。就当大战前的消遣吧。

  收拾完自己后刚来到夜莺的吹口,就听手下汇报「二爷,八姐来了,指明要见您,现在正在仙境等您呢,」

  我微微一愣,「马上回去!」我心里很急,现在八姐来找我,很大的可能是莽滦那边出问题了。这可马虎不得。我火急火燎的赶到我的大本营——仙境的时候,只见一个很有气场的美妇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堂中间。而我的留着这里看场子的手下已经被捆成一团,扔在了大厅中央……

  我换不走到美妇旁边,眼神紧紧的盯着好整以暇的美妇「八姐,过了吧?直接到我场子里来搞事?」

  「哟,二爷,别这么说。我只是来关照一下你的生意罢了。话说回来,你这个位置坐的还是听舒服的,要不我今天把这个椅子搬回去吧,。不知道二爷是否能割爱呢?」八姐歪着头,一手扶脸。一手婆娑这椅子的把手。

  看着八姐的态度,我知道今天必须得震住她否则事情难以善了,于是我闪电搬的出手,直接手刀横切八姐的脖子。八姐没想到我说翻脸就翻脸,稍一愣神,只能后仰来避过我的攻击,我瞅准机会。及时变招抓住八姐婆娑把手的那只手,沉腰扭胯,直接把八姐向后摔飞出去。

  八姐应变也是巧妙,调整重心,空中翻滚,灵巧的踩在了我的一名手下肩膀上。被一个大活人踩在肩膀上而且还是飞过来的,我那名手下触不及防,直接跪了下去。而八姐在他跪下去的瞬间再次借力后翻跳起,顺便用后翻的力量已交踢在了他的后脑。将他变为趴跪的姿势。而八姐则再落下的时候稳稳的坐在了他的后腰靠近屁股的地方,双腿交叠将他的头踩在了地上……

  「啪啪啪」我缓缓的鼓掌。八姐真是好手段、而八姐带来的手下,顿时躁动想要动手,八姐眼神一扫,这些手下全部识趣的退了一步。「二爷,作为你个大男人,你偷袭不觉得脸红吗?

  「说正事吧,老四呢?」我丝毫没有偷袭八姐的愧疚感,转移话题问道莽滦的事情。

  「呵呵,二爷果然是成大事的男人,放心,你知道的,我不会对莽滦怎么样的,不过,我今天来是告诉你的,如果这次二爷能过了这劫,莽滦安然无恙,说不得我们以后还会是一家人,当然,如果二爷不幸折了,那么说不得莽滦就变成我的投名状了,二爷应该明白吧?」八姐撩了一下长发,幽幽的说道。

  「哼。」我冷哼一声。随后转生往楼上走去。「送客!!」我极力压制了自己的怒气。

  八姐楼下笑了起来「不用送了,留步吧。」随后带着手下鱼贯而出。

  凤凰啊,这次全看你们的了,是生是死,就看你们了……

  这种命运把握不住的感觉应该是第二次,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绝对是最后一次!!我暗暗下决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