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扶她妹妹麻衣】(01)【作者:weixiefashi】
【扶她妹妹麻衣】(01)【作者:weixiefashi】
字数:116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啊!?麻、麻衣!?

  回头看到麻衣的可爱微笑,我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一阵世界末日的恐惧感顿时笼罩下来。

  泉水羞红了脸,连忙用床单——每晚包裹着麻衣恶魔大肉棒的床单遮住了身体。

  「啊哈哈,欧尼酱,好像很爽的样子呢?」

  麻衣穿着水手服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天使般可爱的笑容。

  但是我却全身一片冰冷,膝盖和屁股情不自禁地战栗起来。

  「麻、麻衣……你、你的社团集训呢?」

  「嘛,一点小意外。在更衣室和肉奴——前辈的大姐姐进行『深刻交流』时被教练发现了,结果被禁足了。咕嘿嘿?」

  麻衣发出了可爱的顽皮一笑。

  我是知道的。

  柔道部中很多女孩子都被麻衣的恶魔大肉棒征服,沦为她的肉奴隶的事实。
  不仅是刚入学的后辈,甚至一些高年级的前辈学姐一样。只要是被麻衣看上的,无一例外最终都会屈服在那根可怕的恶魔大肉棒之下。

  麻衣随手把肩上的运动包随便扔到地上,越过我的身边走到房间另一边,在书桌前坐下。

  「啊,没事的,欧尼酱你们请便好了,不用在意麻衣的。请继续吧?」
  「啊,那个,麻衣、我……这个是、不是……」

  我急得满头大汗。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捉奸在床一样,我拼命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啊、阿喏,麻衣妹妹……实在是对不起,我、我们没经你同意就随便用了房间……还让你看到了这么丢人的样子……被吓到了吗?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

  对麻衣凶暴邪恶本性毫不知情的泉水连连向麻衣道歉,声音轻得像几乎听不到。

  麻衣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继续用天使般的可爱微笑地盯着我。

  「没听见吗,欧尼酱?我说了,『请继续』!」

  「但、但是麻衣啊……」

  「哦,没听见吗?」

  麻衣的微笑渐渐变得冰冷起来。

  一想到那天使般可爱笑容背后的冷酷,我不由战栗起来。

  不,不可以反抗麻衣……

  我内心深处告诉我。

  但是……

  我又看向泉水。

  泉水羞怯地躲在床单里,只露出小半张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但是……

  仅仅一瞬间,我就作出了决定。

  根本不需要思考,仅仅凭着动物的本能就作出了决定。

  别无选择。

  麻衣的话是绝对不能违背的——

  我慢慢转向泉水,但突然发现,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事情,自己的小鸡鸡已经软趴趴地躺下了。

  我不得已握住自己的小鸡鸡开始套弄,但是已经射过了一次,又刚受了惊吓,一时半会怎么也硬不起来。

  看到我尴尬的样子,麻衣不怀好意地坏笑起来。

  「怎么了,欧尼酱?要不要麻衣来帮帮你啊?」

  我全身一震。

  麻衣的帮忙?不!绝对不要!

  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麻衣那恐怖的恶魔大肉棒就在我屁股上磨蹭着,并准备随时侵入到我的无助的肛门中。

  我咽了口唾液,连忙加大力气,已更快的速度套弄小鸡鸡。小鸡鸡的皮都快被我搓破了,终于,那拇指般大小的小东西总算又坚挺起来,变得差不多有两根指头般大小了。

  我走到泉水身边,拉开她身上的床单,把小鸡鸡顶在泉水紧闭的秘所旁边。
  泉水吓了一跳。

  「呃?呃——凉太君,你这是……不行,在妹妹的面前这样不行,太羞耻了——」

  「对、对不起了,泉水!」

  看着泉水惊恐和抗拒的样子,我满心愧疚。

  但对麻衣的恐惧完全压倒了对泉水的愧疚。

  我一边拼命道歉一边把小小的肉棒顶在泉水的蜜穴外。

  但因为过于紧张,我哆嗦了十几秒钟也没能够正确地插进去。

  快啊,快进去啊。

  我在心里拼命喊道。但手上却更哆嗦了。

  快点进去啊。

  再不快点,麻衣就要……

  终于,小鸡鸡对准了蜜穴,就在即将要插进去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把我击倒,我整个人倒在泉水身上,小鸡鸡也顺势咻地整根没入了泉水的蜜穴中。

  「啊啊——」

  我的整个身体还有我身下的泉水都被狠狠地压在了床上。

  「真的………是………啊」

  胸口像是被打了一记重拳一样的冲击,感到窒息,意识开始迷离。

  身体里面、感觉有炽热巨大的硬物在随便地抽动。

  「哎呀?欧尼酱的菊花、相比昨天的是不是松了一点?啊啦啊啦、还是有点紧啊,看来我对你的调教还不够呢?」

  背后传来麻衣嘲笑的声音。

  麻衣那根凶恶的大肉棒向我的身体里面硬插进去、并从我背后紧紧的把我箍紧。

  紧贴着麻衣微汗的女衬衫,巨大的肉棒将我的身体插得抬了起来,我无意识地抱紧了泉水的后背。

  「哎…咦…?」

  困惑的泉水、胆怯地提高了声音说。

  「凉………太………君………?」

  我的小鸡鸡在泉水的小穴里拼命、麻衣那怪物一样的巨根还只是插入了一半不到、昨天被干得支零破碎的屁股又被麻衣的大肉棒不断地深入,屁股裂开的痛楚席卷而来,麻衣毫不留情地插入,把肠子里仅存的空间全部占据。

  从后面传来扑嗞、扑嗞这样的声音。

  突然泉水发出了悲鸣。

  「啊、啊、啊、凉、凉太君、………啊、和刚才比有些不同啊,………啊!!!!」

  我的阴茎强行插入泉水的小穴里。

  妹妹一边强暴我的肛门,她的肉棒一边增大几分。

  「呃………哏哏………」

  我扑簌簌地流泪,泉水面前,我拼命想拔剑,却输给了麻衣从后面突进的怪力,我的阴茎拼命膨胀却依然无法填满泉水的阴道。

  「啊哈哈哈哈、对不起了呐、我的哥哥啊、是那种喜欢被妹妹强奸屁股的变态呢~呐!哥哥,麻衣的大肉棒还在一直加速哦。哥哥如果一直这样的话,哥哥的女朋友可是一点也得不到满足哦!」

  「啊!」

  「啊?欧尼酱你难道已经射了?嘿嘿、麻衣的大肉棒还没全部插进去呢~」
  「我要射啦!啊啊!啊!」

  一瞬间―――. 我在泉水的小穴里面凄惨地射精了。

  射精后的疲惫和懊悔伴随着精液涌来。

  「哎呀、已经射出来了吖………哥哥你还真是失败呢? 但是麻衣还一点也没有感觉哦,所以这里要不要再刺激点呢?」

  刚说完、麻衣从我腰边把手伸过来、抓住泉水的手臂。

  然后竟然、把我和泉水整个抱起来了。

  麻衣把两个人的体重全部支撑起来、她的大肉棒向我的身体深处刺进去。
  我的身体现在被妹妹的巨根贯穿了、在妹妹的怀抱中被包夹的我悬空着,我那可怜的小鸡鸡进入了泉水的身体。

  双脚硬是碰不到床,肛门在强烈的抽插下感到强烈的脱力。

  而且、那纤细的手腕是怎样隐藏这样的怪力的?麻衣好像非常简单一样把我和泉水抱起来了、肠子里被肉棒完全地充满,不留一点空隙。

  润滑剂什么的都没用,完全被强迫插入,肉与肉之间的剧烈摩擦、让我大肠内壁火辣辣地痛。

  「好痛,呜呜呜………啊!!」

  怎样扭动身体也没用,麻衣用双手把我紧紧抱住,完全地把我固定住。
  「泉水你看、我的欧尼酱啊、是不是在你面前好难堪啊?」

  这样说着、麻衣又是不管不顾地、开始了强力的活塞运动。

  一下、又一下、沉重的冲击和痛苦像波浪一样不由分说的向我袭来、我的体内被杂乱无章地不停搅拌。

  即使想逃、自己的体重和泉水的体重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滑动、让麻衣又长又大的阴茎更加深入进我的体内。

  一想到这样,我的肠壁马上就被巨大的肉棒不停地肆虐,肉棒在我肠子里进进出出,我的内脏都感觉到肉棒的冲撞、地狱一样的抽插被不停地重复。

  被比自己小的女生、而且是自己的妹妹强暴、阴茎被绝对的力量压倒和支配的倒错感、让我一下子又再次射了出来。

  「嗯、啊、嗯、啊啊啊!!」

  在女朋友的面前被妹妹强暴、叫床的声音还在不断地提高、我的小阴茎在一起被侵犯的泉水的小穴里面射精了。

  从泉水微红的蜜穴口中,水一样稀地可怜的精液流了出来、睾丸和阴毛都被沾湿了。

  我那可笑的小阴茎插入了泉水那美丽的身体,在泉水全部重量压在我的根部的状态下,在麻衣的绝对力量的支配下,我像一个被牵着走的孩子一样疯狂地上下摇摆着,我咬着牙关忍耐着强烈的疼痛和震动。

  不久。

  我那阴茎又在泉水的小穴中射出了精液。

  「恩啊啊啊啊啊!!」

  蜜穴被嗡嗡地摆弄着,这恐怕是泉水见过的最情色的坐姿吧,她全身都是汗尖叫般地呻吟。

  好像在呼应我的呻吟似的、麻衣的肉棒在我的肠道内瞬间膨胀。

  再次,我的肠道里发出了噗哧、噗哧的声音同时,大量的精液在体内炸裂般地喷射。

  我的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变得像孕妇一样大、与我紧靠着的泉水也因此受到了压迫。

  转眼间充满体内的精液、从肛门的缝隙溢出、流在床上,发出噗啪噗啪的声音 .「哼哼哼,舒服……记得吧?麻衣今天的晨勃没有处理哦,积累了超多麻衣的特浓牛奶哦!」

  妹妹满足地发出了喘息、我和泉水、像是用完的纸巾一样被随便扔掉、被精液沾满全身的我们被扔到床上。

  脑袋一片空白、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麻衣按住我的后背,准备把肉棒从我的屁股里拔出来。突然,麻衣把肉棒抽出,身体的中间好像空了一块,外面的冷空气钻入我的肠道。

  「啊………」

  好像钢铁一样的阴茎与肠道之间的触感的消失、让我不由得发出声音。
  「我们之间这样的3p怎么样?比起哥哥那笨拙的做爱、麻衣那充满力量的主导是不是好太多了?」

  然后、麻衣弯了弯她那可爱的手腕、摆出好像很有力量的造型。

  连呼吸都奄奄一息的我根本连回答都做不到,泉水挂虑的看着我。

  可怜的我、现在还在紧紧地咬着牙忍耐着、精液还在不断的从我肛门里流出,我不用看都知道我现在的下半身惨不忍睹。

  瞥了一眼下去,我的大腿之间流出了肛门被撕裂的血。

  我那凄惨的小鸡鸡从泉水的身体里离开、麻衣的大肉棒流出的白浊的粘液让周围都变得潮湿。

  我朦胧地看见、在学校指定的深蓝色及膝袜包裹下的妹妹的脚、踩在了我的阴茎上面。

  妹妹的袜子上面满是运动后的汗液,我的小鸡鸡在妹妹的踩踏下开始变大了一些。

  「被踩了还很高兴的样子,真是无可救药的抖m啊、欧尼酱?」

  麻衣的脚从我鸡鸡上离开,然后跪在床上弯着腰,用她那大肉棒对着我的嘴巴。

  「含、住………」

  马眼上面剩余的精液滴在我的脸上。

  「啊?」

  「听不见啊?」

  我心中的理性和自我,早就在被妹妹侵犯的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好………好的,我做………请插入我的嘴巴。」

  「………这才对嘛?」

  麻衣小恶魔般地笑着、我伸出舌头替麻衣口交,把尿道里面剩余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

  「不满足!」

  这时,在地板上蹲着的泉水从下往上看着我。

  「不如、让我来代替哥哥来满足泉水吧?」

  麻衣这样说着、把脚边的泉水夹在腋下抱起来、让泉水跪下,用她那凶恶的肉枪对着泉水。

  「现在哥哥就在眼前、哥哥,现在我就要把你的女朋友给干了哟?你就在旁边一边看着麻衣的大肉棒插入你女朋友的小穴,一边打飞机吧,哈哈哈」

  「凉………太………君………救救我………」

  泉水意识朦胧地向我求助。

  「不要………不要………」

  我的手向着泉水伸过去。

  但是接下来的瞬间,我的身体突然不能动了。

  动弹不得。

  因为妹妹邪恶的目光向我射了过来。

  麻衣的目光就能控制我的身体、我根本不能拒绝妹妹的命令。

  不管从文字上还是身心上、我都是麻衣的奴隶―――. 想看―――. 那个泉水、那个被我短小的鸡鸡夺走处女的泉水、会被麻衣的凶恶的肉棒怎样残忍地摧残呢、真想看看呢―――. 我竟然想着那样可怕的事,简直脱离了理性,我的心理大概被破坏殆尽了,我心里想。

  「啊啦啊啦、原来哥哥也想看我怎样强奸你女朋友的呢、想看的吧?」
  麻衣当着泉水的面向我嘲笑说。

  泉水瞳孔里的光好像突然消失似的。

  眼泪沿着脸颊流下。

  「别担心、我的大肉棒可不是哥哥那小鸡鸡能比的,比一般男人的还要大得多哟,一定能满足你的?」

  这样说着、一边笑一边很自然地用胯下的凶器在泉水的嘴边乱戳。

  「不要,我不要!!」

  突然间、泉水流着泪冒着呛人的热气、拼了命地尝试抵抗。

  看了这景象―――就好像是那个夜晚的自己。

  「你看你看啊、好像插到最里面了呢、大概才插入了一半而已啊,哈哈哈」
  泉水慌乱地挣扎,但是这挣扎的力度还不如麻衣阴茎上的脉动,麻衣的强大是显而易见的。

  「不、不要、呜呜呜呜!!」

  不久,泉水的下巴发出了脱臼的声音。

  嗜虐的本性充满了麻衣的眼睛,麻衣俯视着胯下的泉水暗笑。

  接下来的瞬间、

  噗哧、噗哧!!!!!!!!!!

  爆裂的声音从麻衣的阴茎传出,阴茎不断地颤抖、大量的精液以可怕的气势灌入了泉水的食道,喷射在泉水那生无可恋的脸上、泉水的脸颊像是被注水的气囊一样膨胀起来。

  泉水可爱的脸也不见了影子,嘴巴已经容纳不下那样海量的精液,开始从泉水的鼻子里溢出。

  「哈哈哈、好奇怪的表情啊。」

  对着自己的巨根所作出的那个悲惨的景象,麻衣残忍地笑了。

  麻衣的阴茎的脉动配合着泉水颤抖的喉咙、一动一动地向胃里注射浓浓的精液。

  泉水的嘴巴被阴茎完全占据,嘴巴已经容纳不了这洪水般的精液,精液直接注入了食道,掉落到胃里面,发出一种不能形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
  「哈哈、舒服吗?女孩子的嘴巴太舒服了,所以我马上就出来了呢。我的大肉棒的射精和哥哥的射精是不是很不同啊? 但是这么快结束了也不太好啊嗯、嗯、让你再高潮一次怎么样??」

  然后,拷问一样的口交又开始继续了。

  可怕的是、「只插进去一半」只是麻衣的谎言、每一次的冲刺都在增加着力度,让嘴巴里的容积不断增加,过于用力的抽插令泉水的膝盖都翘了起来。
  射精量也变得越来越多、泉水柔软的腹部开始膨胀起来、因为腹部的膨胀过度,腹部到处都是突出的血管。

  可怕的是、麻衣对这视而不见,只顾自己为所欲为、麻衣的野蛮肉棒丝毫不发出疲软的气息、更加凶猛地勃起了。

  「哈哈哈哈、口交就让你怀孕了? 嗯呵………要不给他取个名字?」
  「啊,啊!!」

  这个时候、泉水坐直了身子、大概是想和这个正在穷凶极恶地强奸着自己的女孩辩驳吧。

  但是口腔被麻衣巨大的肉棒充满,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

  「呃?什么?」

  「没,没有,不行了………」

  「不好意思、听不到啊ーwww你刚才说什么啊、不需要取一个名字吗?」
  麻衣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残忍地笑着、以鄙视的目光看着泉水,眼泪,鼻水和精液一同从泉水的脸一直流到了腰。

  同时,麻衣的巨根又开始了可怕的脉动、噗哧、噗哧!!!!!!!!!!
  然后,格外激烈的声响、再次在泉水喉咙的深处炸裂。

  「啊!我……哈、吗?吗?吗?吗?吗?!!!!!!!!!!!」

  泉水拼命地悲鸣和挣扎,但是怎么敌得过麻衣可怕的怪力?麻衣按住泉水的头让她的嘴巴不能离开麻衣的阴茎。

  泉水一边惨叫、一边扭动起来,麻衣以愉悦的表情俯视着胯下的泉水、那根凶恶的阴茎一边震动一边注射着火热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候、

  噗。

  以这种粗俗的声音为开端、泉水的肛门喷出了柔软的大便。

  扑哧,扑哧哧……

  「不不不不ーーー………」

  泉水转脸看了一下我,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转过去了脸。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大颗的眼泪和湿润的瞳孔对我说「别看了」的情求。
  泉水的屁股继续溢出污物,接下来的瞬间,污物变成了白浊的精液。

  泉水的身体内充满了麻衣大量的精液、把肠內的粪便推了出来,然后精液也溢了出来。

  「哎呀、溢出来了呢?」

  麻衣以进攻的口吻这样说道,自己的巨根也终于离开了泉水的嘴巴、像是身体里的一部分被拔出来了一样。

  留下泉水那个筋疲力尽的身体倒在那滩满是妹妹的精液和泉水的粪便的积水里。

  「你看你看啊、这就是你的全部了、就这样被男人讨厌吧,哈哈哈」

  麻衣一边说一边用脏袜踩踏泉水的头、泉水哭肿了的脸贴在那个满是精液和粪便的积水上。

  「已经够了………吧」

  「怎么了?哥哥,自慰啊?看着自己的妹妹和女朋友的强制口交自慰会不会很刺激啊?」

  麻衣用天真无邪的表情引诱着我。

  停止的思考再次开始。

  「麻衣、已经够了………吧」

  一直的沉默令声音变得沙哑。

  用尽力气忍耐住,忍耐住屁股的剧痛挺直了腰杆。

  「哈…哥哥啊、在麻衣面前耍帅也挺不错的嘛。欧尼酱在泉水被麻衣侵犯的时候果然站不住了呢,明明最爱的人却无法作为男性去满足她的劣等種、可爱的人偶的这种差劲的心情。麻衣是知道的哟?」

  「够了………」

  说到心里了―――. 真的―――. 替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感到忏悔―――.但是―――被妹妹斥骂却感到兴奋、到现在为止的残虐秀让我内里低劣的灵魂愉悦不已、双腿之间的那玩意儿顺利再次勃起。

  「悲惨啊,哥哥,妹妹在你面前做这样的事,你那贫弱的小鸡鸡还能勃起,真是差劲呢,哈哈哈。」

  麻衣满意地说着,再次转向泉水。

  「竟然像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舔着麻衣的精液啊,泉水就这么喜欢麻衣的牛奶吗?不过没关系?这次我把我的精液充分地注入给你?」

  然后、刚才被我的阴茎粗暴地搅动而变红的泉水的小穴,迎来了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凶残巨根。

  「啊、不要………」

  泉水用被精液沾满的脸流着泪请求。

  那样可怜的泉水被无视了、麻衣再次把目光转向了我。

  「仔细看啊,哈哈哈,现在哥哥你的女朋友要被我的粗到极点的肉棒狂干了哟?」

  「还、还来…那样的话…至少…避做好避孕措施…吧!!」

  视线中,泉水坐在蔓延了精液的地板上开始哭了,目光转向了旁边装着避孕套的箱子。

  「哼…」

  麻衣脸上满是冷酷的笑容地看向了装着避孕套的箱子。

  「泉水帮麻衣套上避孕套的话、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这…样、好…吧」

  泉水一边哭一边爬着靠近装着避孕套的箱子,从箱子里取出了那几个相连的袋子、精液沾满全身,手指也不例外,手指滑溜溜的,努力了好几次,总算开了封,用手拿着套子向麻衣那耀武扬威的巨根贴近过去。

  只是看,我已经绝望了。

  不行―――不可能进去!!

  避孕套的尺寸已经很大了,但是面对麻衣那个大的吓人的龟头,根本套不进去。

  泉水也明白、人偶般的纤细手指开始颤抖地用力松动那个避孕套。

  带着一丝的希望赌博、尽力地伸展那个乳胶口、希望它能套进这根耸立的魔根。

  但是―――. 骗人!

  避孕套进入那龟头一半不到就到达了界限,硕大的龟头硬是把它给撑破了。
  「马上…好了、等等…啊」

  泉水一边哭一边取出另一个避孕套再次开始了这个令人绝望的挑战,结果完全没有改变。

  麻衣的巨根仍然雄立着,黑色的巨根因为精液的润滑,表面滑溜溜的,乌黑发亮,麻衣从高往下微笑地注视着泉水。

  「你看你看、怎么了?哈哈哈、那个小东西怎么套的进我的大肉棒里啊?不如让我在你重要的卵子旁边灌满精液,生出个小宝宝?哈哈哈」

  一个又一个宝贵的避孕套被浪费、结果,最后一个也因为容纳不进麻衣那根发达的阴茎而裂开了。

  「咦?已经结束了?哈哈哈,麻衣的巨根,用普通男人用的避孕套是进不了的、如果……?」

  麻衣在全身沾满精液被绝望打垮的泉水的膝盖上坐下。

  麻衣的阴茎随着坐下一阵颤抖、膝盖被坐住的泉水从麻衣胯下抬起了头。
  「如果让这么粗的阴茎插进去,哥哥你的女朋友会怎样?」

  麻衣的阴茎抵这泉水的肚脐、然后往小穴移去,粗大的龟头顶住了泉水的穴门。

  不要,不要―――. 「哥哥太早泄了呢,自己的女朋友被玩坏,光是想一下都要高潮了呢?」

  「不要………不要………」

  麻衣的精液的味道久久没有散去,我至今还继续吐出浓浓的精液,麻衣手臂粗的大肉棒开始慢慢挺近。

  「呼,呜、还没完呢?」

  麻衣并不是虚张声势,麻衣的肉棒在泉水的秘门里开始了抽插。

  「啊啊啊啊………啊」

  泉水回光返照一样地开始挣扎。

  「咦?欧尼酱、泉水刚才真的和你做过爱了吗?怎么泉水的小穴还是很处女一样,麻衣的肉棒根本进不去啊www」

  「这、这根太粗了………!进不去啊………!!」

  泉水发出悲鸣。

  越是悲鸣,麻衣那怪物就变得越大。

  「哎呀ー被哥哥水蚤一样的小鸡鸡插了一回,还是个处女啊,那样的小鸡鸡插进去也没什么用啊,哥哥的女朋友的」第一次「、麻衣要啃食殆尽咯?」
  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蛇把比自己大几倍的猎物吞进肚子的情景,和现在的差不多、麻衣巨大的龟头淹没在泉水的秘所里,好像泉水的阴道把麻衣的肉棒吞掉,但是和蛇不同,泉水的阴道才是麻衣的巨根的猎物。

  扑哧扑哧地发出声音、泉水的小穴好像裂开一样、红色的裂缝开始变大,血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流下来。

  「啊、好痛………呼哈呼哈、真的好痛………啊」

  泉水像孩子一样哭泣。

  被比自己小的女孩、用大的夸张的阳物刺下去―――. 啵的一声、麻衣那规格之外的阴茎终于进去了泉水的子宫。

  「啊?有什么破碎了把…啊哈哈、对不起啊、欧尼酱的女朋友的耻骨被我弄坏了呢、www」

  为什么这家伙,做出这样残酷的事还能笑着―――?

  泉水的悲痛好像能传过来,我也哭了出来。

  尽管如此、我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不能自已、胯股之间的性兴奋还没有停息、终于让我难以承受、我开始紧握我那可怜的小东西自慰。

  「啊?…啊?…啊?…」

  不同数量级的压迫感和异物感、让奄奄一息的泉水不断尖叫。

  「嗯、嗯、已经、不行了…停、停、停下来,呜呜呜…」

  「你说什么?? 希望我停下来?啊哈哈,实在不行啊,麻衣的小鸡鸡可是很调皮的呢ー?」

  「嘿嘿嘿嘿咻~ ~ !!!!!!!!!」

  然后、麻衣带着被她那巨根贯穿的泉水,霍的一声站了起来。

  泉水的身体,和刚才的我一样、由于自身重量,身体自然地滑了下去、但是麻衣的巨根在进去到一半的时候停止了。

  「啊…不要…」

  「呵、呵、顶到好深入啊? 好像之前的阻碍都消失了、难道说已经子宫口都被我顶松了吗?」

  「停、停下来啊…我、我快要坏掉了啊,救命…」

  无视了乞求饶命的泉水、麻衣向前迈出了一步,放开了泉水。

  「啊哈啊啊啊啊!!!!」

  它的振动让本来就奄奄一息的泉水翻了白眼,快要失去意识。

  麻衣现在没有一点触碰到泉水,任由她被阴茎贯穿着,泉水的身体摇摇晃晃地悬浮在半空。

  「啊哈哈、小鸡鸡的力量就把哥哥的女朋友给整个撑起来了呢? 但是麻衣完全没有感觉吃力哦,在哪里进行运动好呢?让你选一个,在床上的,温柔一点的,站着的,激烈一点点选哪个好呢?」

  「啊、床、床上…っ」

  「嗯ー?」

  「床上…啊、啊…床…」

  「不好意思、听不见啊ーwww 那么麻衣就代替你选择吧?」

  麻衣抱起泉水的腰,转动手腕就把泉水给稍微抬起,接下来的瞬间,松开双手,任由雄立着的肉枪把下落的泉水的身体刺穿。

  同時和推出去的动作不同,腰也狠狠地推进,泉水的身体被那巨大的阴茎深深刺入。

  「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的一声,粘液四处飞散、原本被精液沾满的泉水的小穴也能看到那残骸般的姿态。

  这时,麻衣露出了微笑,再次让泉水的身体悬空,反复地进行这穷凶极恶的过程。

  「怎么样?泼,您??,啊?,,ぎっ吗?您,?您?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在麻衣的巨根上的泉水,已经开始发出那种野兽般的尖叫。

  同時、下腹一带、鲜明的龟头的形状在上面来回抽动。

  麻衣是真的想把泉水玩坏―――. 但是,那已经不是做爱了,甚至已经不是强奸,那里真的有性欲存在吗?都已经不清楚了。麻衣现在的残暴行为大概只是为了发泄―――就像在玩弄一件玩具一样,一个女孩子、神圣的身体里寄宿着的却是凶恶的,具有压倒性的强大破坏力的阳物。

  那么残酷的做爱还在继续、泉水的目光开始涣散、就算在玩弄我的时候,麻衣也没有表现出这么粗暴,麻衣这时释放出了她邪恶欲望的根源。

  「啊…停下…不要…巨大肉棒、怀孕…啊啊啊啊!!!」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泉水她、身体在强烈的抽插下不寻常地痉挛,无意识地呼喊着。

  「啊?啊?啊?啊?啊?………额!!!!!!」

  泉水的巨乳在空中互相拍打,乱舞。

  麻衣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泉水的巨乳,乱七八糟地蹂躏着它,然后用指甲剜一样地玩弄着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久,不知从哪里,噗噗―――这种可怕的声音响起了。

  然后麻衣的阴茎从根部开始扭曲膨胀。

  从根部一直膨胀到顶端―――泉水的子宫里。随着那可怕的声音,泉水的下腹变得凹凸不平起来。

  「嚯啦嚯啦、射出来了哟?这可是绝对能让你怀孕的特浓精液哦 、让我帮你注射把?」

  扑哧哧哧哧………

  「吗?吗?吗啊啊!!啊!!」

  啪啪!啪!噗哧??

  可怕的声响、麻衣的巨根开始喷射精液了。

  好像能在腹部狂暴地击打子宫的大量精液、让泉水柔软的腹部不断上升、让泉水的腹部好像孕妇一样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肉棒在我的子宫里中出啦!!啊啊……满啦!!满啦!!,啊?、啊、啊~………!!!」

  只见泉水的腹部涨的像山一样大,听得到里面发出的讨厌的「咕噜,咕噜」声,也看到上面布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紫色和绿色的混合色的血管。

  腹部到处都浮现出血管、变得有奇怪的节奏跳动。

  想起在电影里面看到、把人的身体吃掉破茧而出地外星人,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这样下去,泉水的肚子―――会破裂的!

  这样想的瞬间、噗嘘――然后,泉水那个好像已经变得稀巴烂的阴唇痛苦地扭动、然后大量的精液和飞沫在缝隙里啪嚓啪嚓地喷出来。

  这壮观的景象让我惊呆了、我用力地搓弄我的鸡鸡,又一次射精了。

  就算比起泉水溢出的麻衣的精液的飞沫也不知稀薄多少倍,在像波涛一样的麻衣的精液中被吞噬消失了。

  「呼…溢出来了呢?」

  发射完的麻衣,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呵呵、麻衣的特浓汁液有没有把你的卵子全部淹没啊?? …听得到吗?」
  一看,泉水已经翻白眼筋疲力尽一动不动了。

  那个样子,就算是说死了也信、但是时不时反复痉挛的样子,好像只是失去意识了。

  「已经没有体力了啊、毕竟是女孩子……射了一次就玩坏了,哥哥,你的女朋友差的远呢」

  麻衣不满地渣了渣嘴,泉水的身体被扔到床上,就好像用完的纸巾被随便丢在地上一样。

  小穴周围和被撬开的小穴满是白浊的精液和其他秽物、小穴不断痉挛,根本合不上,、噗、噗、是不是还会吐出一些精液。

  麻衣向我的方向直直地走来、

  「你看、哥哥,她在哪里睡觉哦。」

  指着已经被精液布满看不见木纹的地板说。

  「麻衣还没有满足啊,都是哥哥的错?」

  「啊?……什么?」

  麻衣绕到我身后,突然在我腰附近抓了一把粗暴地把我抱起来。

  趴在地上的我、下半身被麻衣举了起来、脸啪的一下撞在了精液累累的地板上。

  「痛痛痛痛痛…!!」

  麻衣抓住我的姿势好像只是抓住一个布娃娃一样、把我的腰抬起来、让我满是精液的屁股突起来,向着麻衣。

  麻衣紧抓着我的双脚不松开,我的屁股被她那野蛮的大肉棒抵着。

  那拳头大小的龟头不由分说地向我可怜的肛门捅了进去。

  「呃……啊啊!!」

  那个过度的热力与力量,让我不由地发出了声音。

  「哧、欧尼酱好可爱啊。好像女孩子一样。明明是男人、怎么没有麻衣的小鸡鸡大呢?哥哥的小鸡鸡在哪里啊?难道是因为太害羞躲起来了吗?」

  从刚才开始,我的肛门已经又裂开了、我那可怜的小鸡鸡又无力地勃起,然而和臀部中间那条巨根相比,我的鸡鸡比它小了好多倍。

  突然间,麻衣的阴茎的感觉从背后消失、下一瞬间、拳头大的龟头以可怕的气势冲刺、我的肛门都好像凹下去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发出了惨叫声。

  这不是体验一次就能习惯的啊。

  在后面、麻衣的色情的身体无情地抽插、我的屁股被好像利剑一样的阴茎肆虐、然而我的鸡鸡却有了感觉,开始越来越大。

  噗呲的一声、巨大的阴茎又深深地推入到我的屁股里面。

  点点滴滴的解放感、奇怪的不协调感。

  就像是水桶一滴滴地蓄水,痛感慢慢开始变化――变成了快感。

  麻衣的腰向后抽了一点出去、下一瞬间

  冲刺!!!

  窜!!!

  一下子一击到底、麻衣那大得吓人的阴茎、连同根部,全部插入到我的里面。
  肚脐周边被捅得变形、肚子不断地收缩和膨胀。

  啊―――麻衣的鸡鸡好大―――啊?

  麻衣的身体是如此的男人、和她比起来我的身体就像女人一样―――?
  啪!!啪!!啪!啪!啪!!啪!!

  麻衣的腰强烈地振动。

  现在、肚子里残存的精液连同阴茎发出乱七八糟的响声。

  我就像哈巴狗一样,麻衣的大肉棒在我的体内往返,每次都是冲击和快感,「噢茂密,啊」和凄楚的声音只能提高。

  「明明就长着那种短小无力的小鸡鸡,却还想要交女朋友,这样是不行的哦。明明就是麻衣手淫的纸巾和坐便器而已―――. 明白了吗、欧尼酱?欧尼酱一直当麻衣专用的肉便器就好?」

  「如果你还和其他的女孩子交往、那就让麻衣把她从里到外的玩坏把? 欧尼酱的幸福,就只有被麻衣的肉棒侵犯而已了。」

  如果以后的人生有其他的女朋友、麻衣一定会像对待泉水一样将她玩坏的、并且一定会生下一个一定比我的基因要优秀的孩子――. 只要麻衣在、我的人生就一片黑暗,我一辈子都是麻衣的自慰工具―――. 敗北感、劣等感、背徳感、在迷迷糊糊的头脑里回转。

  「所以,欧尼酱…」

  遥远的意识中、好像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散发着甜美的味道,伴随着那恶心的流水声,我的脖子上有被贴的感觉「最喜欢你了?」

  我的身体被粗暴地贯穿,被富有节奏地抽插的时候,好像听到了这样温柔可爱的话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