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56)作者:迷燕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56)作者:迷燕
字数:11715


              (56)如胶似漆

  赤裸着身体,挺着昂然的鸡巴宝贝,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娇小的沈虹,只戴着一个小小的嫩紫色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

  她身后一览无馀,颈边腰间一根细细的带子穿过,越发显得肌肤细嫩雪白;丰乳、纤腰、翘臀形成的S 曲线,加上修长的玉腿,看得我一阵阵血脉喷张,坚硬高昂的阳具肉棒更是冲动的上下弹跳着。

  我走到正在切菜的沈虹身后,双手盖在肥臀上,揉捏着臀肉来回抚摸着。
  一只手顺着臀缝插入两腿间,用手掌在她的下体来回动作,感到两片肉缝柔柔软软,随着手掌前后摆动,丝丝淫水涌出沾在手上。

  沈虹不堪忍受我手间的动作,切菜的动作早已停顿下来,一只小手放到身后握住了我高挺的阴茎,抚弄了两下,勐的用指甲一掐。

  我「啊!」的叫出声来,身子向后一缩。

  沈虹转身吃吃的笑着,「看你还不老实!」,然后靠了过来,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用手拉着我的手臂,「人家要作饭嘛!」

  说着,把我推了出去。

  我无奈的笑着,想想等着也不是办法,自去浴室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餐厅里已弥漫着饭菜的香味,我仍然没穿衣服就来到餐厅。
  这餐厅是一间开着窗户的十几坪房间,阳光可以从窗帘中射入,显得光洁明亮。

  进门的墙边是一座柚木原色的酒橱,两侧的墙上挂着几幅美食与鲜花的油画,餐厅正中的红木餐桌,四周环着四张红木高背的沙发座椅。

  我来到餐桌旁,见桌上已经摆着四道菜肴了,我拿着一瓶12年红酒和2 只高脚酒杯坐到桌前,看那菜色是清蒸鳕鱼、葱爆牛肉、麻油腰子和一只刚烤出炉的椒麻竹鸡,道道美食不但好看,还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哇!太棒了!」

  看着这么丰盛美味的佳肴,我不禁发出赞叹。

  过道里响起脚步声,沈虹端着一锅汤走了进来,她看我那付馋相,睨了我一眼说:「这是蚵仔汤!我去拿碗筷,可以开动了!」

  说着又笑吟吟的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两只盛满了白饭的碗和筷子。
  我搬动椅子,让两人紧靠的坐在一起,却发现沈虹拿着筷子看着我。

  对于自己顾自的吃了起来,不由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吗?」

  我咬着一块竹鸡肉,边吃边说。

  沈虹笑眯眯的看着我,问说:「好不好吃?」

  我微笑着把她搂入怀中,喂她一块鳕鱼,说道:「好香啊!好好吃!以后,我跟孩子们有口福了!」

  沈虹轻推着我的肩膀说:「讨厌,什么孩子!」

  眼里露出微笑。

  「说真的,你的手艺真不是盖的!都可以开饭馆了耶!」

  「哪有?人家只不过会这些…」

  「不只吧?光是这一阵子,我就吃过十几样好菜了,你有在练喔?」

  「也没什么啦!就从小看着我妈妈煮饭,久而久之就会了。」

  「你看这样好吗?改天请我们的爸妈来家里,你掌厨,我跑腿,请他们一起吃饭,也好热闹热闹。」

  「这样喔?好呀!不过我要叫我妹妹先来帮忙,不然我会忙不过来。」
  「那我姐呢?要不要也请她来帮忙,她的手艺也不差耶!」

  「不好意思啦!哪有请人吃饭,还要帮忙做菜的?」

  我盯着沈虹的湿润红唇,心动的说:「小虹儿,我的好宝贝,来!吃一口,先谢谢你了!」

  我的筷子夹起一块腰子,送到她嘴里,深情的注视着她的眼睛。

  沈虹被我打动了,她一手握住我的鸡巴肉棒,同时轻启珠唇,把腰子咬入嘴中。

  两人就这样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想要交欢的情慾,渐渐从下体深处窜起。

  我一手伸到沈虹背后,解开围裙的系带,围裙从她的身体悄悄滑落。

  她的身体软软的依偎在我的怀里,胸口起伏着,乳头已经挺立起来,双眼迷离的看着我把一块牛肉放到她的乳前,滑滑的,凉凉的。

  我用嘴含住那块牛肉在她的乳房上打着转,很快乳房上布满了粘粘的液体。
  沈虹的眼睛闭上,乳房在这意外的刺激下膨胀起来,乳晕从细小的一圈,扩散成桃红色的圆晕,上面的乳粒与乳蒂颤抖着,下体又有了那种温热的感觉,淫水开始慢慢的汨出。

  她感到我的嘴唇触到她自己的双唇,张开嘴,一块腰子和一块鳕鱼陆续随着津液送入她的嘴中,她用牙齿咬着、咽着。

  我用舌头一圈圈的滑过她的乳房,舔着上面的酱汁,反覆用舌监拨弄她的乳蒂。

  沈虹嘴里发出满足的呻吟,乳房的快感使她不停扭动着身体,双腿夹紧,绷的直直的,阴阜在挤压下越发鼓起。

  我用嘴吸吮着她圆鼓的乳球,一手在她小腹抚摸着,鸡巴肉棒被她的背部压的很不舒服,我站起身来,把她放到并排的椅子上。

  看着沈虹扭动的潮红身体,慾火一阵阵的勐然升起,我拿起餐桌旁的沙拉罐,将龟头上涂上一层沙拉酱,走到她头边,把怒胀的阴茎顶在她唇边。

  沈虹只感觉滑滑的一个东西顶在自己的唇上,沙拉酱的味道渗入舌尖,她伸出舌尖舔着,感觉圆圆的热热的,不禁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我那巨大狰狞的阳具肉棒,自己的嫩舌还在龟头上舔弄。

  「啊…」一声娇吟,沈虹看到我热切的目光,不禁微张双唇,把我小半个龟头含入嘴中,慢慢的用舌头在上面舔弄。

  我只觉龟头顶端已没入她的小嘴,细舌在上面滑动,强烈的快感从龟头传来。
  沈虹的舌尖每当从我龟头的小孔滑过,就感到我的身体一颤,她知道这里应是最敏感的部位,就专心的舔吮了起来。

  我只觉阵阵麻痒涌来,龟头顶端那湿热的感觉让我想把阴茎更深的插入,沉下腰,腿部弯曲,我把阴茎慢慢插入沈虹的小嘴,双唇被挤开,沈虹吃力的张大嘴,忍受着粗大阴茎的进入。

  渐渐的,硕大如鸭蛋的龟头已经全部进去,半根阴茎被她含住,龟头感觉已经顶到了她的喉部,我看到沈虹皱着眉头,舌头吃力的在阴茎上舔着,我的一股莫名的征服快感在心头跳跃。

  我开始前后运动阳具,肉棒在沈虹的小嘴里进出,津液把肉棒浸湿,甚至可以看到肉棒上粗大的血管,我喘着粗气,一手握住她的乳房,用食指姆指夹着乳头,把乳房揉捏挤压。

  沈虹已经克服了最初的恐惧,她配合着我的动作,在阴茎进入时,吸紧双唇让嘴唇紧贴着阴茎用力吸吮,在阴茎抽出时,用舌头追逐着龟头,在上面打转。
  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一手扶着她的额头,一手扶着椅背,大力挺动肉茎,肉茎在她的口中乱撞着,沈虹用鼻音表示着不满,但依然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感到鸡巴肉棒快要爆炸了,一下比一下深,动作狂暴起来,甚至有时挤入了她的喉咙深处。

  沈虹看着我满足的神情,就强忍着不舒服,一手握住我的阴茎根部,以限制我抽插的深度,一面努力迎合着超大阴茎的进出,以满足我如潮的慾望。

  或是感受到痛苦的心理作用下,让她产生了一阵阵受虐似的兴奋,她胀红着脸,把手伸向我的下体,滑入了湿润的肉缝,用食指插入我的后庭抽插起来,鼻间的呼吸越来越粗重。

  「啊!」一声吼叫,我用力的插着,阴茎的阴囊碰到了她的手掌,被阴茎带出的津液从嘴角流出,喉咙已经扩大到极限,身体布满了兴奋的红斑,手指在肉洞里抽动着,精关浮动,「要来了,要来了…」

  我嘴里出声,她只能在心底呐喊着。

  我看着沈虹的身体不规则的扭动,乳球随着身体来回摆动,激突的乳头已经胀到极限,我更用力的抽插着她的小嘴,快要爆发了。

  我的阴茎一次次的冲入沈虹的喉咙深处,她用力吸紧的小嘴让我体味着与抽插阴道皆然不同的快感,我满足的喘昔息着。

  沈虹感觉嘴里肉棒的胀大,她用力吸着,让双唇在阴茎上面紧裹着,手指也一刻不停的侵犯着我的下体。

  我只觉阴茎勐得一跳,一股热流从小腹冲向阴茎,阴茎剧烈的收缩,我深深的插入沈虹的喉咙,一股股灼热的精液射出,随即流出她的嘴角,在她的脸颊滴流下来。

  沈虹这时随着我的射精,也已达到快感的顶峰,她的手指转而揉搓自己的阴蒂,身体一阵阵的震颤着。

  「亲我…摸我…」

  沈虹拉起我的手,用乳头磨擦着,我感觉到她泪痕未乾的脸颊透着火热,脑海里映入她娇艳如花、我见犹怜的脸庞,不禁感动的俯下身,探着唇舌亲吻着她的阴户,同时双手也不闲着,分别揉搓着她二粒勃昂的乳头。

  「啊…啊…」声中,沈虹拉着我的手滑过嘴唇,用舌尖轻舔,用牙齿划过,把我的一根手指放入口中吸吮着。

  当我用齿尖轻囓着那勃挺如珠的阴蒂时,沈虹发出「啊…」一声长啼,娇躯颤抖了几下,腰臀向上勐耸,随即一阵抽慉…,她来了高潮了。

  我扶起她软绵绵的身子,把她抱到床上,让她靠在我怀里喘息着。

  「阿雄,我刚才那样子是不是很淫荡?我听人家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你是不是也希望我那样?」

  我内心又一次被震憾了,小腹感觉一股热流,但沈虹的深情让我有点不舍,我贴着她的脸颊说:「不!你这不是淫荡,你对我毫无保留的爱,让我又感激又是内疚,我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你的深情。」

  沈虹抚摸我的脸颊说:「只要你快乐,我都愿意做,只是你别笑我就好了。」
  我亲着她的耳垂说:「不会啦!你只对我淫荡,正是我想要的,就像我只对你一人风流,这是我俩的闺房情趣,你侬我侬呀!」

  沈虹娇羞的偎在我怀里,她拿着我被唾液濡湿的手指,滑过她优美的颈部,「阿雄,人家的咪咪好胀呀!你帮我揉揉,我好喜欢你抚摸我这里。」

  我的手被带到一个温润的肉团,乳尖在手掌心顶着。

  「啊!我的乳房美吗?你看,乳头都立起来了,嗯…你的手摸得痒痒的,你觉得我的乳头好看吗?现在它…麻麻的,好像有小虫在咬,嗯…好舒服。」
  沈虹紧咬嘴唇,面色绯红,身上渗出细微的汗珠,她作出这样淫荡的行为,让我体验到另一种快感,一手摸到她的阴户,因刚才的高潮,阴唇粘粘滑滑的。
  「人家的身材是不是很好?和你在一起这几天,人家都胖起来了,你摸是不是?害得人家穿内衣的时候都得憋着气,呵!人家还有几件内裤,是特意为你买的呢!是红色的,悄悄告诉你,它都是透明的,试穿的时候,从镜子里都能看到黑黑的毛呢!」

  沈虹痴痴的说着。

  「真的?那晚上我们去逛街,你穿一件最性感的!」

  我的下体一阵阵的火热,阴茎早已勃硬到有点胀,沈虹把双腿分得更大了些,让我的手夹在腿间,然后夹紧摆动。

  「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样磨擦我的屄屄,是不是很滑、很热?人家的水已经流出来了…」

  沈虹的小手从我的颈间抚摸,然后揉搓着前胸,渐移到小腹,她呼吸有点急促,娇齎红的像晚霞。

  她的目光不知放到何处,只能面对着我的下体,那浓密的阴毛从小腹延伸到腿间,硬勃的鸡巴肉棒怒昂昂的向上180 度的高举着,深褐色的卵囊紧缩着像小颗的棒球。

  沈虹的心剧烈的跳着,身体软软的几乎没有力气,小手停留在我的小腹,手下的阴毛硬硬的。

  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身体上,两人身高的差距让她的下体与我的下体刚好贴在一起,阴毛纠缠着,阴茎舒适的插在她两腿间的缝隙里。

  沈虹用手在我胸前抚摸,玩弄着我的乳头。

  她感觉到下体紧贴着灼热肉棒,伸手向下摸去,抓住了我的阴茎,感觉好硬、好烫。

  她觉得乳房胀起,乳头硬硬的,下体里面难受极了。

  她把身体从我身上慢慢滑下,把头伏在腿间,她看到一个巨大的肉棒挺立着。
  她用小手握着肉棒,火热火热的,放到鼻前闻了闻,浓浓的一股男人的气息,她深深的闻着,身体在颤抖着。

  她沉醉在我的体味中,感到下体一阵搔痒,她用两腿夹住我的大腿,那坚实的触觉让体内的搔痒稍微的减轻了些。

  她低声的喘息着,小手紧握,她的一只手根本不能将阴茎完全握住,另一手也伸了过来,两手才能把阴茎完全包裹。

  她把一只手从我肉茎的根部滑落,抚摸着我的阴囊,阴囊外表粗糙,布满褶皱,「你这蛋蛋的样子,好丑!」

  沈虹抬头对我说着,用手托着我的卵囊,里面有两个小球鼓胀胀的,她不禁用手揉弄着。

  我简直快要发疯了,下体被沈虹玩弄着,阴茎已完全勃起。

  她觉得我的阴茎在手中不停的胀大,身体内的热流在小腹盘旋,下体的搔痒一阵接着一阵,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让下体在我的腿部磨擦,「你这根愈来愈大耶!摩得好舒服!」

  沈虹的小手在我的阳具上滑动,她忽然觉得手上有液体流过,滑滑的,用手往上面抹去,在那肉棒的顶端,有一个小口,「你的液体,从这里流出的吧?」
  她继续用小手在肉茎上上下的撸动,淫液已经把小手润湿了,发出「啧!啧!」的水声。

  听着这声音,她觉得自己的小腹一阵灼热,下体不停的分泌出液体,沾在我的腿上滑滑的。

  她小声的呻吟着,下体在我的腿上剧烈磨擦,手也不由得快速撸动起来。
  我的忍耐已经快到极点了!沈虹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她觉得身体好像要飘起来,舒服的感觉在全身弥漫开来,她急促的呼吸着,下体在我的腿部快速磨擦着。

  「来了…要来了…」

  她不知自己为什么吐出这几个字。

  沈虹的身体终于一颤,她僵硬在那里,肉缝中涌出大量的淫液,滑过我的大腿,流到床单上,我在这时候几乎到达了顶点,双手紧握成拳。

  「虹儿…」

  颤抖的字眼从嘴中吐出。

  沈虹被自己的举动吓呆了,从没自慰过的她,竟然在我身上弄出了高潮。
  她羞红着脸蛋,伏在我的大腿间,脸上的红晕久久不退。

  「阿雄…」

  没有过多的言语,互视的双目中已经包含了千言万语,流露出真情的目光相互交缠着,沈虹的额头慢慢低下,与我的脸越靠越近,湿润的红唇擅抖着。
  沈虹从小六跟我一吻定情开始,她就认定我,在她的眼中只有我这个男人,她此后从未交往过其他男生,甚至连拉一次手都没有过,她可说把最纯洁、最完整的身子给了我,在她的心里,我就是她的全部。

  此时,激情在脑海里回荡,四唇触到一起,再紧紧的胶黏着。

  她的舌尖追逐着我的舌尖,挑撩着我的舌根,两舌亲昵的交缠,彼此的津液交流。

  我从这个吻里读出了她千般柔情,万般爱意;双手环抱她的颈项,用力把她的胴体压入自己的胸脯。

  良久,感觉她不停的扭动,鼻间的呼吸急促,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我伸手揽住她的细腰,她顺势倒在床上,与我紧靠在一起。

  我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好美呀!这些天为了新房,辛苦你了。」

  伸手在她的脸上摩挲。

  我的话语使她动情了,她的眼圈红起来,「只要你喜欢,我再累也值得,我太爱你了!」

  一见她楚楚动人的模样,我心动的说:「我知道,我也非常爱你!」

  吻住她的樱唇,一手在她背后轻抚。

  沈虹在我的热吻中溶化了,身体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我的手从粉背下移,抚摸着她的丰臀。

  我忽然想起什么,松开沈虹的小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沈虹被这意外的刺激弄得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我在她耳边低语:「杨大国手的药,还有在吃吧?」
  沈虹听到我的话,软软的说:「有呀!怎么了?」

  我又重新把她揽入怀中,「在怀孕前,都要按时服用。」

  沈虹娇羞的低声问:「那…人家吃的避孕药,要不要停?」

  「不要停,等你毕业后我们再生Baby. 」

  「可是听说避孕药吃久了不好。」

  「没关系,杨大国手的药本来就有调解避孕药副作用的功能,放心好了。」
  我用手玩弄着她的发梢,鼻子埋在她的发中嗅着,沈虹用鼻音「嗯!」了一声。

  她的额头埋在我怀里,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你想让我再淫荡一点吗?」
  我没有听清楚,把她的头扶起,看着她问:「你说什么?」

  沈虹忸怩了一下,额头低着,红着脸说:「你觉得我够不够淫荡?」

  我怜惜的把她紧搂在怀里,用嘴唇吸着她的唇角说:「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那样,全世界也只有我一个人才能欣赏,我喜欢。但是我觉得你还不够淫荡,我要你像」玉堂春「里的苏三,在觉得很舒服时,要大声叫床。再者,想要我怎样亲你,怎样爱你,也要对我说出来。」

  沈虹脸上浮起娇羞的绯红,额头在我怀里拱着,「就知道你是个小色狼!」
  沈虹忽的抬起头,「想不想…看看?」

  我红了脸,不知她要我看什么。

  沈虹要我闭上眼,不能偷看,再嫣然的起身,快步走到卧房另一边的更衣室,没多久又娇羞的走回来。

  她羞赧着立在床前,「可以张开了,这是人家…第一次穿的…」,她用手小心的把艳紫色小睡裙的下摆撩起,向上慢慢卷到腹部,一只长腿优雅的搭在床边,红着脸,微眯着眼,瞥着我的表情。

  我张眼映入眼帘的是她完全不一样的媚劲,心脏立时剧烈的跳动着,呼吸急促……

  只见黑色的丝袜一直延伸到大腿的根部,用黑色蕾丝的袜带吊着,黑色蕾丝小丁裤包裹着她丰满的阴阜,沿着内裤的边缘是一圈与袜带同样花色的蕾丝,中间透明的一小块布料只遮住下体的重要部位,让她的阴户若隐若现,如茵的阴毛窜出,隐约能看到那条紧致肉缝。

  沈虹抓住裙边的手轻颤着,身体好像被我火热的目光点燃,下体涌出的粘液把丝质小丁裤的裤裆底部润湿成一个小印渍。

  我着迷的看着,下体在剧烈的膨胀,伸手在她的阴阜抚摸,隔着丝质布料,仍能体会到那份柔软,手掌平摊,顺着阴阜向下,在她两腿的柔软处滑动,肉缝已经张开,两片肉唇在手中的触觉格外的湿滑。

  我的中指稍一用力,内裤随指滑入肉唇中,指尖可以感到肉洞的紧缩。
  沈虹发出难耐的呻吟声,任自己的下体被我玩弄,微睁的双眼看着我着迷的神情,嘴角的微笑是满足的幸福。

  我抚摸了好一会儿,手中已经一滩湿滑的淫液,就在我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沈虹按住了我的手,「嗯…不要乱动嘛!」

  我一侧身,空着的手已经伸入她的领口,顺着光滑的肌肤滑入胸罩内,把玩着她的乳球,坏坏的笑道:「你这样骚,叫我怎能不乱动?」

  沈虹「啊!」的一声低呼,却没有阻挡,任我在她的双乳上肆虐,脸蛋红红的,「人家这样,好不好看?啊!不要捏人家那里嘛!」

  我用两个手指捏一下她的乳头,感受着乳房的柔美。

  「虹儿?」

  「嗯?」

  「穿这样,是什么感觉?」

  沈虹脸红红的,微咬着牙,头低着说:「讨厌,不告诉你。」

  我欣赏着她娇羞的表情,她的话让我很兴奋,又玩弄了一会儿,强压心中的慾望,恋恋不舍的把手从领口收回。

  沈虹诧异的抬头看了看我,我坏坏的说:「你穿这样,比玛丽莲梦露还性感。」
  沈虹的脸越发火红了,她的白了我一眼,我把她娇美的身体翻过来,抱在大腿上,她疑问着:「你要干嘛?」

  我轻笑了一下,抱着她轻盈的娇躯,开了那瓶红酒,又点亮蜡烛后,再将房中的灯熄掉。

  映着烛光,我看着她深情的眼光,有些陶醉。

  沈虹知道我的用意,她举起盛着红酒的高脚杯,一声脆响,二个酒杯碰到一起。

  12年的红酒很是适口,很快的去了大半。

  我吻住沈虹的小嘴,她激情热烈的回应着,好久才分开。

  我把她从身上放下,站起身来,走到音响前,放入一张CD,舒缓的音乐开始在房间里中流淌。

  我走到她面前,身体微躬,左手背于腰后,左手前伸,「能不能请美丽的沈虹小姐共舞一曲?」

  沈虹嫣然一笑,「不行,你光着身子,那根翘翘的,怎么跳舞?」

  起身快步走回更衣室,我愣在那里,想不通她会拒绝我的邀请。

  不一会儿,沈虹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这时她身上已经套上了一身低胸紫蓝色拖地长裙,裙摆上缀着银色亮片,长发在头上盘作云髻,脸上浮着幽雅的笑容。
  我一时之间,看得是目炫神迷,她此时是那样的高雅,溷身透着性感女人的风情。

  沈虹看到我发呆的样子,呵呵笑着,「还要我邀请你这个光熘熘的小王子吗?」
  我缓步上前,左手揽住她的腰肢,右手托起她的小手,带动着向客厅舞去,在柔合的烛光中,伴着音乐,两人轻快的起舞,沈虹的裙摆不时飘起。

  「没想到你还会跳这个,还跳得不错。」

  沈虹仰首看着我。

  我难得红了脸,「以前在学校被他们拉去学过一学期的国标舞。」

  音乐慢了下来,两人换作慢四,我双手搭在沈虹的腰上,她偎在我胸前,搂着我的颈项,「真不知有多少女孩被你迷倒呢!」沈虹道。

  我调笑着说:「你是说像我这样,光着身体裸舞喔?」

  沈虹用小嘴在我肩上轻咬了一口,我呵呵笑着,双手紧了紧,「你呢?有没有被我迷倒?」

  我低头找到她的小口,深情的吻着,沈虹闭上双眼,感受着我的爱意,我放在腰间的手滑下,在她的臀丘上抚摸,却没发现内裤的痕迹。

  这意外的感觉,让我火热的情慾涌了上来,下体硬硬的竖起,「没有穿?」他小声的问。

  沈虹感觉我的反应,娇羞的点点头,我找到背后的拉链,缓缓拉开。

  长裙没了着力的地方,从她的身体滑落地上,玲珑有致的胴体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动人的身材曲线宛若仍在流淌的浪漫音乐。

  我伸手从她的脖间沿着身体的起伏,滑过高挺的双乳,一直到她鼓鼓的阴阜。
  沈虹轻轻的拿开我的手,支起脚尖,从我的面颊吻起,一边吻着,一双小手在我的胸膛游移,滑腻的舌头不时的调逗着我的乳头。

  我呼呼的喘息着,沈虹跪在地上,用脸颊在我的阳具上磨擦,她要给我一次完美的体验。

  我只觉得血液从身体各处聚集到下体,似乎能感觉到她火热的呼吸。

  我在沈虹的秀发间抚摸,「虹儿,好舒服。」

  沈虹妩媚一笑,小手托住我的阴曩,7 寸多长、2 寸粗的鸡巴肉棒怒涨着,斜斜指向天空。

  沈虹用小手握着我的阳具撸动,我感觉全身要舒爽的飘起来,用力压着她的头,声音有些颤抖,「虹儿,亲亲它。」

  沈虹调皮的伸舌在肉茎顶端轻舔,撩拨着我的情慾. 我额头仰起,咻咻的吸着气,忽觉肉茎一热,感觉进入了她温暖的嘴里,她的双唇紧裹在龟头的下方,舌尖在灵巧的舔弄着肉茎顶端。

  我「啊!」的轻叫一声,沈虹的动作让我有些受不了。

  低头看下,沈虹正仰头看我的表情,粗大的肉茎含在红润的双唇中,她向我眨眨眼,尽力让肉茎入到更深处。

  我看着鸡巴一寸寸的滑入她口中,沈虹两颊潮红,鼻息急促。

  「虹儿,不要勉强。」

  沈虹摇摇头,头勐得用力,我感觉肉茎顶入狭窄的孔径,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肉茎龟头受到有力的按压。

  我几乎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

  沈虹缓缓的让肉茎从口中退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我粗大的鸡巴肉棒,下体火热起来。

  她刚要再次含入,我把她拉起来紧紧的抱住。

  抱了一会儿,沈虹推着我坐到沙发上,身体坐在我的腿上,「今天就让我来。」,
我凝视着她的娇齎,心中爱意澎湃。

  她看我默许了,用手扶着沙发,让双乳微贴在我的胸膛上,身体上下起伏。
  我感觉柔软的乳球在胸前滑过,感受到硬硬的乳粒磨擦。

  随着身体的起伏,沈虹乳房感到异样的快感,口中发出「嗯…嗯…」的呻吟,下体的淫液已然汨出。

  随着身体的动作,沈虹身体渗出一层薄汗,她几乎没有力气了。

  停止身体的上下起伏,她用下体紧贴在我的腿上,用阴唇在我腿上来回磨擦。
  我的腿毛让她下体的刺激异常强烈,分泌的淫液流到我腿上。

  「虹儿,我要你!」

  听到我的话语,沈虹站起来,双脚踩到沙发上,用小手扶正鸡巴肉棒,缓缓蹲下,让龟头顶在自己肉洞的入口,却不立刻让它进入,反而用小手扶着肉茎在自己的肉唇间来回拨弄。

  我感觉肉棒在滑腻的肉唇间移动,心中的焦燥让我忍不住,用力抱住她的身体下压,「扑哧!」一声,肉棒齐根进入她的肉洞,两人同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沈虹吻了吻我,喘着气娇笑道:「急色鬼,忍不住了?你不是喜欢我淫荡吗?真这样,你又受不了了。」

  我惬意的感受着阳具在小洞中紧裹的快感,「好舒服,虹儿,你好棒!」
  沈虹妩媚的嫣然一笑,火热的阳具在她体内的感觉是如此充实,让她不安的扭动着,她扶着我的肩头,肉臀轻摇,让粗大的肉茎在肉洞中搅动。

  「啊!你的…好烫!」

  沈虹开始大力的起伏,每次都只留龟头在肉洞里,再勐力坐下,享受着肉茎在阴膣内的撞击快感,小嘴「嗯…嗯…」的轻叫着。

  我看着沈虹充满迷醉的嫣红脸蛋,耳边听着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双手伸出拽着她的乳头。

  沈虹咻咻的急促呼吸着,身体起伏的频率渐渐降低,最终伏倒在我身上,「阿雄,人家…没力了。」

  我坏笑着:「没力了?那就休息一会儿。」

  她用力掐了我一把,「讨厌,人家难受,你快动动!」

  我故意问:「哪里难受?怎么动?」

  沈虹涨红了脸,把嘴贴在我的耳边,「人家的小屄屄很痒嘛,你快动动啊!」
  我笑着用双手托住她的臀股,让性器结合不离的从沙发上站起,再一边挺动,一边向卧室走去。

  沈虹忽觉身体凌空,忙用双手勾住我的颈项,双脚缠住我的后腰,嘴中发出「啊!啊!」的轻叫声。

  到了卧室之后,我环走了几圈,感觉手有点酸了,再将沈虹的娇躯往床上一放,就朝她身上扑去。

  沈虹四肢张开,软软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春的望着我,任由我在她的额头、脸上、脖颈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

  我低头俯视着她的身体,噢!实在是太美了!她美丽的乳房像两个倒扣的玉碗,呈现出完美的形状,饱满而坚挺,毫无一点摊平的现象。

  在乳峰的顶端,两圈粉红色的乳晕包围着两个娇艳欲滴的小樱桃,像是在向我招手似的挺立着。

  我扑在她的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左乳舔吮啮咬起来,右手盖住了她的右乳,轻柔的抚摸揉捏起来。

  我闭上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我在沈虹的乳房上舔着、吮着,时不时还把樱桃般的乳头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乳晕打圈,我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在我的轻揉慢捻下,沈虹的两粒小樱桃变得更加坚挺起来,同时她也有些难耐的「嗯…嗯…」呻吟。

  「阿雄…快给我…」

  我没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肉棒,再次抵住了她的蜜穴,在两人下体接触的刹那,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一颤。

  我没有立刻采取行动,而是低下头去找她的樱唇,沈虹娇喘的樱唇自动迎了上来,与此同时,她的一双玉腿缠上了我的腰部,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我的身体,用力往下一拉,「噗哧!」一声,肉棒顺着爱液的润滑,一下子贯进了她的蜜穴。
  「啊…」

  我和沈虹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

  哇!实在是太紧了!我只觉得鸡巴肉棒被四周的膣肉紧紧的包裹着,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看到沈虹皱起了眉头,我柔声问:「虹儿,你还好吧?」
  听到我关切的声音,沈虹睁开美眸看了我一眼,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谁让你这么勐…,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且…而且…你的…太大了…」
  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

  本来还能保持住理智的我,被她这充满诱惑的媚态逗得慾火焚身,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搂着她的腰部,开始抽动起来。

  「嗯…啊…啊…」

  沈虹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发出叫床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我慾念更旺,怜香惜玉之心不敌熊熊慾火,我兴奋如狂,双手搂着她的纤腰就是一阵狂抽勐插。

  「啊…阿雄…轻点…啊…啊…」

  沈虹似乎不堪挞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但她的身体却作着相反动作,双手紧紧的将我的身体抱住,同时腰部急剧的挺耸着,以迎合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冲刺。

  此起彼伏、此退彼离,两人配合的默契十足,已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

  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馀,每次都是尽根抽出,然后再深深的插入。

  沈虹丰满的臀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飞快的颠动摇摆,恰到好处的配合着我的每一次进攻。

  「啊…啊…这下好深…啊…哥…啊…」

  强烈的快感终于让沈虹狂野起来,她不再刻意的压抑自己的快感,开始放声娇吟起来。

  看着身下的沈虹媚眼如丝,娇靥似火,娇喘吁吁,秀发披散,浪态毕露,挺动如狂,逗得我慾火更加兴奋,发狠似的狂抽勐插起来。

  「啊…啊…小宝贝…我…不行了…啊…」

  随着她一声悠长的尖叫,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的蜜穴深处涌出,与此同时,我只觉得肩膀一痛,差点没叫出声来。

  原来是沈虹用牙齿在我的肩膀上留下印记。

  达到绝顶高潮后的沈虹软软的瘫倒在床上,张着小嘴直喘气。

  我静静的伏在她的身上,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沈虹渐渐的从高潮馀韵中苏醒了过来,感受到我仍然插在她阴户内的坚挺阳具,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了。

  我心中一乐,双手在她胸前加速活动起来,挑逗着她的情慾. 刚刚经历过一次绝顶高潮的胴体显得十分敏感,不多一会儿,沈虹双目泛着红潮,媚眼如丝,她咬着我的耳朵,用甜腻的声音道:「小坏蛋,这次让我来吧?」

  说着,她就搂着我一翻身,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

  「哦…哥…你好棒…」

  沈虹开始在我身上颠弄起来,让我感受到她狂野的一面。

  也许是因为面对面的关系,沈虹的脸上一直带着浓浓的羞意,双手撑在我的胸前,也不敢用力的上下套弄。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从下体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随着沈虹的上下颠弄,她胸前的一双玉乳也激烈的颤动着,她的秀发更是随着动作在空中飞舞着。
  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沈虹胸前跳动的两只玉乳,同时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动着,配合着她下坐的节奏,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我忍不住赞叹:「虹儿…你真好…再来…」

  沈虹羞涩的朝我嫣然一笑,俯下身来亲了我一口,腰部扭得更急。

  一时之间,「噗滋!噗滋!」之声大作。

  渐渐的,沈虹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随着她螓首的摆动,滴滴香汗也四处飞溅。

  我的双手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转而托住她的柳腰,助她一臂之力。

  「啊…嗯…哥…啊…你怎么还不射呀…人家…不行了…」

  沈虹香汗淋漓,张着小嘴直喘大气。

  这种骑姿对于女方来说,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力度和深度,所以会让女方获得强烈的快感;而其缺点就是对女方的体力要求较高,现在沈虹就呈现了强弩之末的颓势,套弄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虹儿…我也快了…」

  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我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

  我托着她的柳腰,用力的上下抖动她的身体;而沈虹听到我也快到了,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鼓起馀勇加速挺动,同时口中娇吟着道:「小宝贝…我不行了…我们一起…」

  「好…虹儿…你坚持住…」

  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闭上了眼睛,凭着本能挺动着。

  「啊!要来了!」

  我忍不住大叫一声:「虹儿…我来了…啊…」

  憋了许久的阳精,勐烈的在沈虹的体内喷射而出。

  与此同时,沈虹也迎来了再次高潮,「啊…啊…我也来了…啊…」,随着悠长的娇吟,她的娇躯软软的倒在我的身上,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静静的体味着高潮后的馀韵。

  「哈啾!」

  我打了个喷嚏,从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沈虹调皮的笑脸,和她拿着手中的发梢。

  「哈哈,小猪猪,起床啦!」

  沈虹嘟着嘴巴,学着卡通片里面的人物,粗声粗气的叫着,脸上挂着清纯靓丽的笑容。

  我在她娇嫩可爱的樱唇上轻轻一吻,说道:「小美人,昨天睡得好吗?」
  「你还说,昨晚你把我整惨了!」

  沈虹将双手环抱我的脖子,将额头娇羞地埋在我的胸前。

  我笑道:「昨天可是你要自己在上面和我干的,是你想把迷醉吧!」

  我双手环抱她柔嫩的娇躯,右手轻轻的在她的后背抚摸。

  「哥…我爱你!」

  沈虹将头昂起,双眼深情的望着我。

  「虹儿,我也爱你…」

  我停止了抚摸,将头从枕头上微微抬起,深情的注视着她的双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深深的爱意。

  沈虹双臂紧紧抱住我的脖子,满脸涨红的叫一声:「雄哥…」

  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沈虹温柔得像只小猫,柔顺的偎入我的怀中。

  她低声说道:「哥,被你吓坏了,你昨晚突然兽性大发…像是要把我给吞了!」
  说着,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